“90后”操纵市场团伙利用45个账户攫取2000万元,换来4000万元罚单

全文1923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以“90后”为主的年轻人组建操盘手团伙,利用45个证券账户在股市中非法操纵,攫取近2000万元非法所得。

02证监会对团伙成员处以4000万元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并警告他们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03该团伙在2022年4月26日至5月6日操纵爱仕达股票,股价涨幅达18.59%,5月5日至5月18日操纵东易日盛股票,股价涨幅达20.71%。

04证监会表示,已收集到充分证据,针对郑永添等八人的违法事实。

05由于《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该团伙或已触犯刑律,面临触犯刑律的风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一群以“90后”为主的年轻人,凭借对股市的敏锐洞察和大胆操作,组建了一个操盘手团伙。他们利用45个证券账户,在股市中“翻云覆雨”,短短数月内便攫取了近2000万元的非法所得。
近期,证监会的一则处罚决定书,引发了广泛关注。决定书显示,2022年5月间,这股“青年势力”对爱仕达东易日盛两只股票实施了非法操纵,利用资金优势掀起市场波澜。
“股市中的每一条‘捷径’都将面临法律的重锤。”北京京开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尤其对于刚入市的广大股民来说,切莫轻而听信小道消息,或者随意将自己的账户交由他人打理,更不要追随、听信身份不明团伙的买股行为。违法违规行为的后果一是可能会被罚得倾家荡产,二是有可能还要面对牢狱之灾。
背靠私募基金公司
近日,证监会重拳出击,发布了一则震撼市场的行政处罚公告,曝光了一个由8名青年组成的股票操纵团伙,其中包括4名“90后”与4名“80末”,年龄跨度从1987年至1994年。
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团伙行事缜密,每晚齐聚一堂,深入复盘股市动态,成员间各抒己见,共同策划次日交易策略,精确设定个股持仓期限、盈利及止损点位。
从团伙(下称“郑永添团伙”或“该团伙”)构成看,郑永添(生于1992年)、朱阳(生于1987年)、林进叠(生于1987年)为弈鸣基金的主要股东,蒲秀鹏(生于1988年)为基金员工,而林政清(生于1989年)、陈泽鑫(生于1992年)、罗健灿(生于1994年)、杭启飞(生于1991年)虽非弈鸣基金正式员工,但长期在弈鸣基金办公地点集中交易股票,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据悉,在交易过程中,团伙成员通过控制45个证券账户在弈鸣基金办公地点集中交易,并通过微信群实时沟通买卖情况。
最终,这群曾经风光无限的“90后”操盘手,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证监会不仅没收了他们非法所得的1946万元,还额外处以了等额的罚款,总计高达4000万元。
操纵爱仕达和东易日盛
在2022年4月26日至5月6日的操纵期间,郑永添团伙利用账户组(下称“账户组”)累计买入和卖出爱仕达股票的金额巨大。账户组在多个交易日中申买量排名市场第一,竞价买入成交量占比极高,最高达71.09%。
在建仓拉抬期(4月26日至4月29日),该账户组大量买入爱仕达股票,推动股价上涨39.88%,同时控制申买价格,以不低于卖一价或市价、涨停价申买,显示出明显的拉抬意图。
出货期间(5月5日至5月6日),在股价拉升至一定高度后,账户组开始大量卖出股票,以不高于买一价或市价、跌停价申卖,导致股价在出货期大幅下跌19.9%。
郑永添团伙通过其操作行为,成功影响了爱仕达股票的市场价格。在整个操纵期间,爱仕达股票价格由6.94元上涨至8.23元,涨幅达18.59%,显著偏离对应板块综指14.71%。
此外,郑永添团伙还操纵了东易日盛股票。证监会信息显示郑永添团伙在2022年5月5日至5月18日期间,通过控制多个证券账户,集中了大量资金用于买卖东易日盛股票。账户组在多个交易日中,申买量和成交量均排名市场前列。
该团伙在操纵期间,通过连续买卖和联合行动,控制了东易日盛股票的交易量和价格。在建仓拉抬期,团伙大量买入股票,推动股价上涨;在拉抬出货期,则通过大量卖出股票实现获利。这种联合或连续买卖的行为,显著影响了东易日盛股票的市场走势。
在整个操纵期间,东易日盛股票的价格由5.65元上涨至6.82元,涨幅达到20.71%,显著偏离了对应板块综指的涨幅。
罚一没一
证监会表示,经过全面调查,针对郑永添、朱阳、林进叠、林政清、陈泽鑫、蒲秀鹏、罗健灿、杭启飞等人的违法事实,已收集到充分的证据,包括证券账户资料、详细的银行流水记录、证券交易所提供的统计数据、交易终端信息以及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和情况说明。
最终,证监会作出了以下处罚决定:没收上述八人通过操纵市场所获得的违法所得共计19,457,093.12元,具体分配为郑永添承担9,138,856.47元、林进叠承担3,467,803.08元、朱阳承担2,508,837.29元、林政清承担2,621,742.35元、陈泽鑫承担684,440元、蒲秀鹏承担384,039.07元、罗健灿承担277,974.99元、杭启飞承担373,399.87元;同时,对这八名违法者处以与违法所得等额的罚款,即19,457,093.12元,罚款分配比例与没收违法所得相同。
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股票操纵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市场操纵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的相关规定,特别是关于禁止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
刘立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证监会对“90后”团伙操纵股价的处罚力度来看,其态度是“严厉打击绝不姑息”。法律层面来说,证监会对“90后”团伙的处罚只是行政处罚,该团伙或许还未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或已经触犯到刑律。
刘立文表示,2021年3月1日《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其中第十三条明确规定,合谋利用资金、持股或信息优势,以事先约定的时间或价格进行证券交易的,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论处。本案中,“90后”团伙通过会议形式,合谋对个股的持仓时间、止盈位和止损位等做出相应约定的行为,符合操纵证券市场罪成立条件,故“90后”团伙还面临着触犯刑律的风险。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