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数千元与“毛孩子”告别,4万多家企业“扎堆”这个小众赛道 | 宠圈那些事

“在宁静、安心的气氛中,静静地做自己该做的事,完全没有利害得失或是怨恨,丧主单纯地为心爱的宠物死去感到悲伤。每次看到这一幕,心情就会很平静。”
——东野圭吾《虚无的十字架》
穿上黑T黑裤,打开车门,发动引擎,车内放着钢琴家石进的《夜的钢琴曲》,吕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是一名宠物殡葬师,此行是去深圳后海,接一只前一晚离世的金毛犬。
2016年,33岁的吕骏自己创业,在深圳石岩开了一家宠物殡葬店“天使船”(原名“芳草地”),从猫狗、刺猬、乌龟、小仓鼠到鱼,他已见证过几千位养宠人和爱宠最后的故事。
图片
吕骏(左二)和团队。
《2023年-2024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23年我国宠物犬猫数量超过1.2亿只。随着宠物经济兴起,宠物殡葬这个小众赛道已挤满入局者。
是告别也是重逢
吕骏到丁荔(化名)家中时,她正抱着自己的金毛默默无言,“毛毛已经9岁,实在不知道怎么和9年的记忆告别。”
来不及过多安慰丁荔,吕骏要开启自己的工作。他小心地把毛毛用被子包裹起来,抬上自己的车。开车途中,他希望《夜的钢琴曲》能让坐在后排的丁荔稍稍平复心情。“小动物去世后,其实有几天没洗澡的味道,有些会有一点失禁,接送多了不觉得这有什么。”吕骏说。
图片
“天使船”店内。
记者在“天使船”店内看到,这里和普通的宠物美容店区别不大:接待区有沙发、桌椅、茶包,里面是清理间,两块巨大的扇形玻璃将两个区域隔开。“因为我们在处理时,宠主在外间会坐立难安,有了玻璃墙既能隔开气味或毛发的影响,又能让宠主全程看到。”吕骏说。
将毛毛抱到清理间的小浴缸内,店里的员工慧姐负责清洗、烘干、梳毛,用湿巾、棉签轻擦口鼻。“不少顾客说,看到宠物被细致地清理,自己也会得到一些治愈。”她告诉记者。
图片
恢复到最整洁的样子后,毛毛被轻放在一块洁白的垫子上,周围铺上干花瓣。接下来是最有仪式感的环节,吕骏对着毛毛轻念:“凡事皆有定期,万物皆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怀抱有时,放弃有时;默默有时,言语有时;感谢你的存在和陪伴,一路走好。”
随后,吕骏用一辆推车它送到楼下的火化区,在这里,这个小小躯体将变为几十克的骨灰。一个多小时的焚化后,丁荔带走毛毛的骨灰,准备撒向大海,“它生前最喜欢玩水,撒在家附近的海里,不让它离家太远。”
图片
“天使船”为毛孩子们举行集体海葬。
“它值得”带来巨大市场需求
“开宠物殡葬店”,八年前,吕骏的这个决定遭到了周围人的不理解。
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国内顶尖高校,天性不喜拘束的他选择了创业,先后做过餐饮、酒吧、销售。此后开了宠物殡葬店,一下子从最热闹到了最安静的行业。
“我是爱宠人士,但不至于到狂热的地步,开店主要是基于创业考虑。”吕骏告诉记者。投入50万以内、门槛不太高、有发展前景但目前存在监管空白,是不少调查机构对这一行业的评价。
准备开店时,吕骏曾先后询问有关部门,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没有专门的宠物殡葬分类,只能登记为宠物服务公司,主营业务是无害化处理。“我在电商平台甚至搜不到‘动物骨灰罐’,当时只能用茶叶罐代替。”他告诉记者。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的宠物殡葬从业者,吕骏对网上关于这一行日入过万的说法并不认同。比如他们店目前每天的单量在个位数。店里的费用明细显示,宠物按重量收费,1千克以内为490元,依次递增,25-30千克为1590元。此外,水洗吹干也按重量收费,提供包括专车上门、整理遗容、祷告告别、单独火化、骨灰15天寄存等服务。
“其实火化成本并不高,但是有些宠物主人会购买一些附属服务,比如爪印定制、骨灰挂坠、宠物星球等,”吕骏说,“一只小型宠物,殡葬仪式加上购买周边纪念品,在我们这收费不到800元。”
而与几年前的“一张白纸”不同,如今宠物殡葬行业也走向高端化。
图片
某家高端宠物殡葬店内,定制宠物丝巾售价1180元。
去年,市民郑女士的边牧犬去世,此后殡葬仪式、写宠物故事、画纪念漫画、定制宠物星球等花了近万元。“一直不敢回忆,今天一算才知道花了这么多钱,不过它值得。”郑女士告诉记者。
图片
在“天使船”店内有一棵纪念树,宠主们的留言中,“谢谢”和“对不起”是高频词。
“它值得”催生了更高定价的服务。在南山区深圳湾,有一家面积为360平、招牌上写着“XING PET”的店面,从装修到服务都主打精品化。据店员介绍,目前店铺提供三种服务方案,分别为999元、2199元和9499元。其中,9499元的方案包含宝马五系专车接宠,玉石骨灰盅、尊奢骨灰寄存、头七至七七供灯祈福等。“如果需要宠物克隆服务,我们可以帮忙联系相关公司。”店员表示。
图片
XINGPET门店。
深圳市犬类管理协会副会长黄丽娟告诉读特新闻记者,“存在即合理,宠物殡葬行业开始差异化发展,是市场需求的反映。”
离“体面告别”还差一个行业标准
迅速发展下,宠物殡葬是否真的赚钱?
吕骏告诉记者,开这种店的成本其实可以算得出来:店铺租金、聘请员工、设备购买和维护。此外,最大开支是获客成本。宠物殡葬无法随意打广告,店家的获客方式主要是和宠物医院合作、百度推广、顾客上网搜索。
记者从企查查获悉,2019年,全国企业名称、产品名称、经营范围包含“宠物殡葬”“宠物丧葬”“动物无害化处理”的企业数量为3541家,而截至今年6月,数量已达41820家,增加了十倍以上。
“入局者越来越多,但是缺乏统一的行业规范,造成目前市场较为混乱,比如有人投资五六万元就开了小店,还有投资两三百万元做高端化的。”吕骏说。
图片
一家高端宠物殡葬店内的寄存室,小格子里放上了宠物照片、骨灰盅、玩具、零食、衣服等。
据悉,国内现行《动物防疫法》从卫生防疫方面,做了对病死动物进行无害化处理的规定,但并不涉及宠物殡葬行业拟人化的处理规定。此外,行业还面临缺乏明确的主管部门进行监管、‌宠物殡葬师缺乏从业资格培训、‌价格没有统一参考标准等问题。“抛开情感寄托,从环境保护上,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却多少面临压力。”吕骏说。
据悉,宠物的科学安葬在俄罗斯、‌日本、‌法国等国家已经有了明确的规范,而日本还有移动火化车,可以更加灵活处理。对此,黄丽娟表示,“期待早日出台相关标准,让这一行业得以规范化发展。”
(作者:读特新闻记者 袁斯茹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