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前高管200多万?1400亿王健林依旧钱紧

全文3229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被曝欠前高管詹扬文200多万元,尽管曾在法庭上签署和解书,但仍未支付。

02詹扬文曾是万达文化集团副总经理,2015年加入公司,负责万达儿童娱乐集团业务。

03然而,王健林父子今年重回富豪榜前十,财富达到1408.4亿元。

04除此之外,万达集团近年来频繁出售资产,包括万达广场和万达电影,以应对资金压力。

05尽管如此,王健林仍面临资金链紧绷的迹象,部分企业股权被冻结,同时引入600亿新战投。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肖洒 编|深海
虽然王健林父子重回富豪榜前十,但万达看起来依旧在过紧日子,不但持续“卖卖卖”,甚至还被前员工曝出欠其200多万。
近日,名为“狮展老K-展馆创意家”的用户发视频称,王健林把万达都卖了。欠我的钱,估计是还不了。据其介绍,王健林虽然给了他200万年薪,但也欠了他200多万元,法庭上都签了和解书,还是付不出来。
雷达财经注意到,上述“老K”名叫詹扬文,是狮展(上海)展示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该公司官网显示,詹扬文是活跃在中国主题展馆&文旅领域的新加坡籍专家,2015年曾加入万达文化集团,担任万达儿童娱乐集团副总经理。
目前,欠钱一事是“老K”单方面的说法,还没有“实锤”,但王健林卖万达广场一事,所言非虚。据媒体公开报道,7月初,又有两座万达广场被卖了。而在今年4月,北京万达总部大楼也被卖了。
王健林旗下的万达资金链紧张的另一个信号是,6月28日,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万达商管”)所持有的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连新达盟”)162亿元全部股权再次被冻结。
万达有困难,也让网友对传闻中王健林的孙女发愁,到底还能不能拿到奶粉钱?
万达文化前高管称被欠200万
7月7日,视频号和抖音名为“狮展老K-展馆创意家”的用户发视频配文表示,王健林把万达都卖了。欠他的钱,估计是还不了。
其在视频中表示,“王健林虽然给了我200万的年薪,但也欠了我200多万,都在法庭上签过和解书了,答应某年某月给我付钱,都付不出来了。”
“狮展老K”称,他(王健林)现在可能连最后一个钢镚都已经快穿透了,否则,以他那么爱面子的人,不可能想让整个社会看他笑话,哪怕他口袋里还有一个亿,他会拿出来。
“所以说我今天只能祝福他,希望我这个老东家能熬得过,希望还能把欠我的钱还给我,实在还不出来,我希望我底下那些工人的钱,他能还上。”“狮展老K”表示。
图片
视频下方评论区,“狮展老K”再次写道,不相信王健林或万达会欠钱的朋友,随便查一查任何一个万达广场,最少都有10条几十条的被执行记录。“老王都穷到卖万达了,你们怎么还会认为万达不会欠钱。欠我钱的公司叫‘上海青浦万达茂投资有限公司’,还有扬州万达,连云港赣榆万达,厦门鹭港万达还有众多宝贝王有限公司。评论区不能发截图或PDF,大家自行上网搜一下就清楚了!”
自称被万达欠200万的“狮展老K”是谁?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老K”是出生在福建的詹扬文的笔名。
狮展(上海)展示服务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詹扬文是该公司的创始人、总经理,其本科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建筑专业,硕士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管理专业,担任中国电子商会数字展示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据官网介绍,狮展(上海)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于2014年起源于新加坡。由行业龙头新加坡Kingsmen展示集团和上海华建集团主题展示事业部的核心骨干联合创立。
公司及团队成员所经历的行业案例,覆盖了众多世界级主题展示项目。从上海迪士尼、北京环球到世博会&奥运的众多主题展示馆的设计施工,再到GE、CokeCola、万科、越秀等世界500强企业的集团品牌展厅的打造,均有其团队的作品。
从该公司合作伙伴一栏中,也可以看到万达集团的身影。与此同时,詹扬文也有在万达的工作经历,其曾于2015年加入万达文化集团,担任万达儿童娱乐集团副总经理。
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有,股权穿透后由王健林、王思聪父子全资持有。
不过从公开报道中,并没有检索到万达文化集团高管中曾有詹扬文的名字。
王健林父子重回富豪榜前列
在上个月,2024新财富500创富榜正式揭晓。“王健林王思聪父子重回创富榜前十”的话题,相继冲上微博百度热搜。
不难理解,在地产企业家逐渐淡出创富榜的今年,王健林父子重新跻身前十,无疑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具体而言,今年的新财富500创富榜中,王健林、王思聪父子以1408.4亿元的持股市值重新跻身榜单第9名,去年排在第25位。
这些资产是怎样计算出来的?据新财富披露,王健林家族控制的旗舰企业大连万达商管,是资产评估主体,该主体持有拟港交所上市的珠海万达商管部分股权,同时拥有各地万达广场等固定资产。
而大连万达商管的价值容易确定,该公司2023年仍正常发债。以其公布的财务数据来测算,截至2023年末,大连万达商管的总资产为6089亿元,负债为3041亿元,净资产为3082亿元,归母净资产为3010亿元。
而在大连万达商管里,王健林、王思聪父子通过万达集团持股46.08%,因此,其在万达商管里的持股市值约为1387亿元。
与此同时,2023年末,万达电影市值跌至284亿元,而王健林仅在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莘县融智里持股74%,以此计算,其持有的万达电影7.56%股权,对应市值为21.5亿元。
另外,由于王思聪的主要资产,包括大连万达集团2%股权和全资控制的普思资本已质押给大连万达集团,因此王健林、王思聪父子的所有财富这便是上述的140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作为万达流量担当的王思聪,至今未宣布结婚,但在近期却曝出了私生女大瓜。网传消息显示,6月初,一个名叫黄一鸣的女孩发视频说,Wsc说实话我太恨你了。有网友猜测,这三个字母是“王思聪”。
随后,该女生发视频公开承认吐槽的就是王思聪,因为他不来看孩子,所以就越来越恨了。至此,王思聪的私生女一事曝光。
6月28日晚,黄一鸣在社交平台公开了与备注为“王思聪”的聊天记录,内容涉及到抚养费的争论,对方以经济拮据为由拒绝支付,甚至提出让黄一鸣“忍耐”,承诺来年有钱再给。
该消息一出,再次引发热议,有网友称两人的聊天记录看起来像是月入5000元;也有网友提议,每人筹集1元,要帮王健林养孙女。
万达继续“卖卖卖”
然而,相比这一串对普通人来说陌生的财富数字,过去一年外界感受更多的,是围绕万达集团的各类资产出售、失去控制权、引入战投等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万达集团由于出现资金问题,于当年7月将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被市场称为“世纪并购”。
在出售了大部分文旅和酒店资产后,除了后来剥离出的轻资产运营主体珠海万达商管,万达广场和万达电影成为万达集团的核心资产。
但自去年以来,万达电影和万达广场也被王健林摆上了货架。其中,2023年王健林多次出售万达电影股权,最终42岁的柯利明成为了万达电影新的实控人。
而对万达广场的出售,也贯穿去年全年并持续至今。天眼查显示,7月1日,烟台芝罘万达广场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全资股东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退出。新增股东包括坤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与坤元辰兴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约99.99%和0.01%的股份。此次变更同时涉及多位主要人员。
此前在2014年11月,烟台芝罘万达广场开业,成为万达商管旗下第103座万达广场。
除此之外,7月2日,宜春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更名为宜春市泽涛商业投资有限公司,原股东大连万达商管退出,新增全资股东江西承泽置业管理有限公司。
据悉,大连万达商管是万达集团旗下万达广场的持有主体,目前运营管理400多个大型商业中心,以管理的商业面积计算为全球最大的商业管理公司。
事实上,这些出售并非孤例。据媒体统计,自2023年以来,有近30座万达广场已被出售。这其中包括,在今年4月,万达总部所在的北京万达广场就被新华保险和中金资本接手。
多年前,王健林曾说,万达什么企业都能丢,只有万达商业不能丢,就凭这一个企业“万达集团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然而,现在的王健林出售资产态度坚决,即便失去核心轻资产运营公司的绝对控股权也在所不惜。
2024年3月30日,大连万达商管集团与太盟投资集团、阿布扎比投资局等机构在大连正式签署投资协议,上述5家机构将联合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约600亿元,合计持股60%,大连万达商管持股40%。
大连新达盟于今年1月由万达设立,子公司为珠海万达商管。分析人士认为,万达引入600亿新战投有望帮助其度过流动性难关,但同时,王健林对珠海万达商管的控股比例也相应降低,失去对后者的绝对控股权。
但如今看来,即使在宣布引入600亿投资后,或许是由于交割尚未完成的原因,王健林的万达仍显示出资金链紧绷的迹象。
除了频频转让旗下资产,天眼查显示,自5月份以来,大连万达商管所持的大连新达盟、嘉兴万达广场投资有限公司、大连万耀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大连万跃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股权接连被冻结,涉及股权数额在1000万元到162亿元不等。
同时,5月份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还将快钱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出质,出质股权数额约4.8亿元。
种种迹象显示,万达集团仍没有走出缺钱的困境,王健林、王思聪也没有到“稳坐钓鱼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