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王朝与古代中国的交流史:思慕华风 效仿宋制

图片
《高丽与中国的海上交流(918—1392)》
李镇汉 著 宋文志 李廷青 译 江苏人民出版社·思库
东北亚军事强国契丹与金朝的存在,给高丽王朝(存在于918—1392年,前后历经34代君主,文化上深受中国影响)和宋朝之间的正常外交带来很大的压力。尽管如此,高丽一边接受契丹和金朝的册封,一边仍尽全力维持与宋朝的联系。高丽这种做法大概基于以下原因:在东亚国家中,宋朝拥有最发达的政治制度和先进文化,宋朝虽然屈服于契丹和金朝的军事力量,但是在文化上遥遥领先于他们。
比起在经济层面上获得本国所没有的特产,先进的政治制度和文化才是能令高丽产生变化的要素。而能够为高丽提供这一要素的恰恰不是契丹与金朝,而是宋朝。高丽穆宗时期出使宋朝的吏部侍郎朱仁绍就向宋朝皇帝陈言:“(高丽)国人思慕华风,为契丹劫制。”
1058年八月,高丽文宗想在耽罗和灵岩伐木制造大船,以重启与宋朝的外交关系。对此,内史门下省劝谏道:“我国文物礼乐兴行已久,商舶络绎,珍宝日至,其于中国实无所资。”内史门下省认为,宋朝的文物礼乐已经兴行于高丽,而其他珍宝也可以通过商船输入。也有观点认为,恢复两国通交的想法是宋神宗积极的“联丽制辽”政策和高丽文宗的慕华思想相结合的产物。高丽文宗是想凭借正式渠道获取难以通过宋商输入的最高等级的文物,以满足本国的文化需求。
总之,宋朝与契丹的竞争关系使高丽在东北亚的外交地位得以提升,高丽趁机从宋朝获得了构建政治社会制度所需的各种典籍与礼器。文宗之后,宋朝为联合高丽牵制契丹与金朝,同样厚待高丽,向其颁赐各种重要典籍、大晟乐及各种名药等。可见,在两国外交关系中,高丽更重视文化交流,而宋朝更看重政治关系,这也体现出两国不同的交聘目的。同时,宋朝物产丰盈,不少产品为高丽所需,因此双方的经济往来也很频密。但是,因为受到契丹与金朝的政治和军事压力,高丽不得不从现实出发,确保国防的安全,最后被迫与宋朝断交,接受契丹和金朝的册封。尽管如此,高丽依然难以舍弃与宋朝外交所获得的利益,高丽的穆宗、显宗、靖宗、文宗、宣宗、肃宗、睿宗、仁宗等历代国王都曾顶着契丹与金朝的压力向宋朝遣使。
高丽因契丹的军事压力而与宋朝断交后,仍然通过宋商输入来自宋朝的先进文物。对于商人无法随意买卖的礼乐方面的重要典籍,高丽遂向宋朝请求。宋朝为了联合高丽,对其优待有加,满足了高丽的各种请求。这也是高丽即使经受契丹与金朝的军事威胁,也要与宋通交的原因。高丽先后从宋朝获得了典籍、佛经与佛像、医药与医术、音乐、历法等各种先进文物。
典籍主要是通过宋朝的赏赐由使节带至高丽的。成宗时期,高丽欲效仿中国,实行以儒治国,为此其遣使从宋朝带回了《大庙堂图》《社稷堂图》《文宣王庙图》《大庙堂记》《社稷堂记》《祭器图》《七十二贤赞记》等图籍。当时成宗为强化王权正积极推行儒化及官制改革,获赐的这些图籍不仅对营建宗庙、社稷、文宣王庙等极具参考意义,而且对成宗提高作为儒家君主的权威也大有裨益。
1022年韩祚从宋朝带回《圣惠方》《阴阳二宅书》《乾兴历》《释典》等典籍,此后,高丽分别从宋朝获得《文苑英华集》《开宝正礼》,1101年六月王嘏、吴延宠自宋带回宋朝皇帝下赐的《太平御览》1000卷。以上典籍大多是无法通过商人买卖的,尤其像《文苑英华集》《太平御览》这样的巨著是高丽一直渴求的,宋朝为维持与高丽的友好外交关系才特赐给了高丽。
与此同时,宋朝也向高丽求取亡佚的典籍,曾向高丽提交了包含113种共5006册典籍的书目,请为代寻。虽然不知道高丽最终献上其中的多少,但从宋朝的请求来看,高丽应该是有不少宋朝亡佚的珍稀典籍。
高丽还积极学习宋朝的先进医术,早在显宗时期(1016—1022年),高丽的使节就从宋朝带回医书《太平圣惠方》。另外,文宗因患有风痹症,向宋朝皇帝请求医药,两国之间的医学传承也正式开始。宋朝在契丹的外交压力下,也多次向高丽遣医送药,帮助积极促成宋丽恢复通交的高丽文宗。1072年六月医官王愉、徐先来到高丽,1074年六月宋朝的扬州医助教马世安等8人出访高丽,1079年七月正式外交使节閤门通事舍人王舜封带领翰林医官邢慥、朱能道、沈绅、邵化等88人携一百多种药材出使高丽。1080年七月马世安再次来到高丽,当时正值宋朝皇帝的诞辰,文宗在马世安下榻的客馆里设宴款待,称赞其医术精湛并赐予其礼币。
为了帮助文宗治疗风痹症,宋朝送来的珍贵药材共有一百多种。所送药材均注明其产地,大部分来自宋朝有名的产地,也有产于安息、印度、东南亚等地的,表明是最高级的名品。当时,高丽一般物品的交易形式为物物交换,但譬如药材这样的贵重品,则需要用钱币进行交易。
外来的药材进入高丽,要求本地的人须掌握其药性。在区分药材、了解其药效的过程中,高丽的医术自然得到发展。从文宗到睿宗时期,宋朝医官的多次到访及众多药材的传入,对高丽医学的发展至关重要。
高丽时代的音乐在树立风俗与教化、歌颂祖宗功德方面有重要的作用。1105年宋朝完成大晟乐后,高丽多次遣使求赐大晟乐。1116年(高丽睿宗十一年)宋徽宗向高丽颁赐了《大晟》及乐器等。后来,高丽遣使入宋乞习教声律、大晟府撰乐谱词,宋朝允其所求,并赐乐谱。高丽是当时东亚各国中唯一一个引进宋朝大晟乐的国家。
(作者为高丽大学教授,曾任韩国历史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