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洲垸洞庭湖大堤决堤始末:2小时的失利,77小时的“反攻”

全文3917字,阅读约需12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7月5日16时许,湖南岳阳市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生管涌险情,17时48分许,近两小时的紧急封堵失败后,堤坝决堤,2亿立方米洪水涌入。

02决堤后,当地转移6个村、1个社区的群众共7680人,其中蓄洪区5445人、安全区2235人。

037月6日13时许,团洲垸湖堤内外的水位基本持平,决口封堵随后开始进行,采用“机械化双向立堵+船舶水上抛投”的战法。

04由于此次封堵施工难度极大,整个封堵工作实行机械化的“水陆空”并进,有效提高施工速度。

057月8日22时30分许,226米长的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经过近77个小时封堵,顺利完成合龙。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符安平的住地与水位超警多日的洞庭湖仅一堤之隔。
他是原团洲芦苇场的下岗职工,这些年就住在芦苇场的房屋里,此处距洞庭湖一线堤防的堤脚只有十几米远。
7月5日下午,符安平发现杂屋的门缝下有水渗出,推开门一看,是屋后有水渗流下来。
在汛期,这是危险的信号。他立马电话告知所在团北村的村干部。他或许是团洲垸堤防管涌险情的第一个目击者。
图片
团洲垸决口处
官方消息显示,7月5日16时许,岳阳市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桩号19+800)发生管涌险情。17时48分许,近两小时的紧急封堵失败后,堤坝决堤。
2亿立方米洪水从决口涌入,华容县团洲垸被淹面积超过47平方公里,当地转移6个村、1个社区的群众共7680人。
灾情发生后,武警第二机动总队、中国安能等施工力量赶至决口堤段进行处置、封堵作业。
经过抢险人员夜以继日地奋战,7月8日22时30分许,洞庭湖大堤在决口近77小时后完成合龙。
图片
7月8日晚,团洲垸堤坝决口封堵合龙。(视频截图)
但转移群众要重返家园,仍需时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团洲垸内涝水,除决口合龙前自排出部分外,还有约1.5亿立方米的涝水,需通过电排和机排排出。
险情处置:堤下居民报告管涌险情,紧急封堵失败堤坝决口
打电话向村干部报告后,符安平赶着自家养的十头黄牛上了湖堤——水灾险情发生时,高处的堤坝是避水的首选场所。
村干部很快带人赶往现场,当地应急处置力量也赶到堤上。现场视频显示,堤坝的路面已出现开裂和下沉,堤内的湖面有类似涌泉的水流喷涌,堤外的护坡涌出大量浊水——这是明显的管涌。
管涌是堤防工程常见险情之一,是在汛期高水位情况下,堤防背水侧发生“流土”和“潜蚀”两种险情的统称,在湖南也称为“翻沙鼓水”。
湖南省水利厅一位专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洞庭湖区大多堤垸建在粉细砂土层和砂卵石层上,受到洪水渗透压力影响后,容易产生渗漏乃至管涌,如不及时处理管涌,就会发生溃垸型大险。
“管涌渗水不可怕,可怕的是渗水的时候把沙土带走了。”7月6日,长江委水文局中游局岳阳分局负责人唐聪告诉澎湃新闻,出现管涌后,及时、合适的处置手段至关重要,包括开挖导浸沟、铺盖反滤料等。
图片
“以车代仓”封堵失败  受访者供图
目击者拍摄的视频显示,一辆装满砂子的货车投向决口处。紧接着,后面一辆货车的司机将车子驶至决口数米远,人下车后再挂空挡。货车很快冲下决口。现场画面中,有七八辆货车坠入决口处进行封堵。湖堤内,两辆自卸驳船通过传送带向决口水面投放散砂。
但随着决口扩大,“以车代仓”和砂子投填没有起到作用。当日下午临近5点时赶来的民兵张利国告诉澎湃新闻,他到达现场后不久,封堵决口的货车和砂石均被冲走。“水流得很急,完全堵不住了。”张利国说,幸好决口两头的湖堤垮塌速度不快,“一下掉一块,慢慢地垮”。但此次管涌险情未能被控制住,紧急封堵近2小时后宣告失败,堤坝决堤。
紧急封堵失败后,堤坝决口持续扩大。当天19时,决堤口宽度已延伸至约100米。当日夜间,唐聪和同事们赶到现场展开水文监测。他告诉澎湃新闻,当天23时的决口宽度为155米,决口处的水流速度为每秒3.64米,流量为每秒5080立方米。到7月6日,决口最宽达到了226米。
图片
决口最宽达到了226米
据水文部门监测,6月30日,洞庭湖标志性水文站——城陵矶站水位达警戒水位,形成洞庭湖2024年第1号洪水。决堤前的7月5日16点,城陵矶站的水位为34.08米,超过警戒水位1.08米。
高水位的洞庭湖湖水,如泄洪般涌入本系蓄洪垸的团洲垸内。
人员转移:投亲靠友集中安置,转移群众七千多人
在堤坝决堤前两个小时,团洲乡6个村、1个社区的群众就开始陆续撤离。
图片
湘阴县蓝天救援队的队员转移被困群众  受访者供图
当时,68岁的团北村村民肖必才正在地里干活,他的手机被孙子拿着在家玩游戏。他告诉澎湃新闻,当天下午临近3点半时,他的两个孙子——12岁的大孙子、8岁的小孙子,一前一后跑到地里来喊他:“上面决堤了!”肖必才赶紧和孙子回家,路上遇到一些村民,相互转告“堤保不住了”。
回到家,肖必才让90岁的父亲“抓紧撤”,老父亲坐在屋里不肯走。“他说让水冲走算了。”肖必才当时急得不行,连忙把环卫车开到家门口——他是村里的环卫车司机——然后强行把父亲背上车,让家人们都挤上去。
他从屋里的抽屉翻出存折本,再带上几件衣服。出门时,洪水已流到门口,快淹没公路了。肖必才惊慌中将车子开上三百米外的湖堤,才算脱险。
上堤后,肖必才打电话给侄子,让他过来把父亲和孙子们接走。他没有离开,在堤上熬了通宵。他看到自己家的一楼被淹,第二天洪水涨上了二楼。
跟乡亲们一样,这是肖必才第二次失去家园。
岳阳史志资料显示,1996年7月,团洲垸团结村段的湖堤决口460多米,全乡5500多户受灾,14人在洪水中丧生。28年后,团洲垸团北村堤段再次决堤,决口位置距上次溃决处约5公里。
望着再次被洪水淹没的家,在堤上熬了一夜的肖必才感觉一身发软,仰面倒在堤边的草地上。7月6日10点半,在长沙打工的儿子驾车回来催他,他才踉跄着离开堤坝。他离开时,堤坝上还有不少村民。
决堤水灾发生后,据当地官方通报,团洲垸被淹面积为47.64平方公里,占垸内总面积的92.5%。被淹区平均水深约5米,而在临近堤坝水域,水深有30余米。
图片
团洲垸被淹后
堤坝外侧的团洲垸已成一片湖面。站在堤上一眼望去,垸区已看不见田地,湖水涌至电线杆顶部;垸内成片的房屋被淹,两三层的建筑只有上层露出水面;一层的房屋大多被淹没,有的只看到水面的屋顶;堤坝下面的一排杨树林,淹得只看到树梢的枝叶。
杨树林旁的堤边,浮积着成片的干草、玉米杆、木块、泡沫箱、塑料桶等,水面还飘着从受灾群众家中冲出来的电冰箱、锅子、油桶、篮球……一个红色塑料盆上,几十条蹦上来的小鱼因缺水而死亡;被洪水冲到堤边的4只鸭子,不再挣扎游动,而是省力地爬在漂浮的杂物上。
7月6日至8日,垸区的水面上,不时有救援人员开着冲锋舟在被淹的村庄间巡查。一名救援人员介绍,7月5日晚,救援力量在被淹区域进行了五批次的反复搜救。
7月6日傍晚,被困人员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华容县民兵连的一群民兵躺在堤边休息。二排排长黎忠义告诉澎湃新闻,他和战友们已在现场奋战超过24小时,救出了19名群众,包括一名九旬老人。据黎忠义介绍,洪水淹没区域没有发现人员死亡或失联。
图片
救援人员驾驶皮划艇在被淹村庄搜救 受访者供图
岳阳市多支蓝天救援队在灾情发生后赶到现场。湘阴县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张丹波介绍,7月5日晚至次日上午,他所在的救援队转移被困人员约40人,而队伍也遭受损失:一名女队员受伤,3台救援车和1艘救援艇被淹没。
张丹波说,被他们救援转移出来的大部分是老人。“他们认为1998年的洪水都没事,这次也没事。”张丹波等人只好耐心做工作,或者和家属一起强行将老人背走转移。
在7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湖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前方指挥部指挥长张迎春表示,险情发生后,救援队伍进行了两天两晚的反复排查,“不落一户,不漏一人”。张迎春介绍,团洲垸需转移的7680人(其中蓄洪区5445人、安全区2235人),已全部安全撤离,“无一人伤亡”。
撤离转移的群众中,不少人投靠亲友,有3200余人被安置在华容县城的4所学校内。
决口封堵:“水陆空”机械化联动,合龙后将启动垸内排水
团洲垸的堤坝溃决后,如何封堵长达226米的决口,是抢险的关键。
据水文部门监测,发生决堤当天的23时,洞庭湖和团洲垸的水位落差达1.7米,决口处水流速度超过每秒3米。在这种水文条件下,对决口的封堵施工难度极大。
灾情发生后,湖南省水利厅紧急协调长江委,将三峡水库出库流量由1.8万m³/s压减至1.4万m³/s,并调度湖区上游10座骨干大型水库减少出库流量,主要外排泵站关机停排,从而减少入湖水量,加快洞庭湖水位下降,为应急处险创造条件。
7月6日13时许,团洲垸湖堤内外的水位基本持平,决口封堵随后开始进行。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和中国安能建设集团是封堵施工的主要力量。作为2018年由武警水电部队整体转隶组建的央企,中国安能主要担负国家重大自然灾害工程救援和重点工程建设任务。
据总工程师张利荣介绍,团洲垸险情发生后,中国安能分两个梯队投入350人、98台(套)装备,抵达现场后会同地方相关部门,研究提出“机械化双向立堵+船舶水上抛投”的战法,封堵程序为:抢筑裹头、双向立堵、水上抛投、突击合龙、加高加固、防渗闭气。
图片
7月8日,团洲垸封堵施工现场。 中国安能 供图
“具体说,就是先期做裹头防止决口继续扩大,同时加宽封堵卸料平台,并采取‘人歇机不停、两班倒作业’等措施。”张利荣说。
7月6日上午,在团洲垸的湖堤路面,一辆辆载满块石的货车排成长队。据司机陈师傅介绍,一车石头重60多吨。专家估计,封堵整个决口,需要投放石头等物料约10万方。
石块运至距决口十多米的堤面后,挖机、推土机等工程车将成堆的石块推向前方或侧边。7月6日15时,施工队伍开始建设决口回车平台和裹头,晚间开始封堵作业。据中国安能工作人员介绍,当日23时许,溃口已封堵23米。
7月7日,封堵作业继续加速。除了溃口两边湖堤的双向同步施工,两艘大型货船运石块驶至决口附近,由船板上的铲车将石头投入决口;一艘大型自卸驳船也驶至决口另一侧,利用传输皮带,从高空向决口抛投砂料;相关部门还出动了直升机,飞至决口上空进行空中侦察。
整个封堵工作,实行机械化的“水陆空”并进,有效提高施工速度。7月8日22时30分许,226米长的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经过近77个小时封堵,顺利完成合龙。
除了封堵团洲垸决口,守护第二道防线——团洲垸与钱粮湖南垸之间的长约14千米的“钱团间堤”,也是此次抗洪抢险的重点。这道间堤防线的后面,是洞庭湖的钱粮湖大垸。
“这是我们必保的防守底线。”张迎春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已组织3700余人上堤巡防,并调集300多台抢险设备投入间堤的抢修加固。
图片
抢险人员在钱团间堤下面处置险情
7月8日上午,钱团间堤发生散浸险情。武警官兵、消防救援和当地基干民兵等约400人紧急出动,赶到现场处险。两艘自卸驳船驶至堤边投放用来铺设的砂料。据岳阳日报报道,经过2个多小时的处置,险情基本得到控制。
团洲垸决堤两天后,随着洞庭湖水位的持续降低,垸内的涝水通过决口流向大湖。据湖南省水利厅厅长朱东铁7月7日介绍,团洲垸内的水量约有2亿立方米。
决口封堵合龙之后,垸内的涝水如何排放?
朱东铁表示,涝水在决口合龙之前能排出一部分,但预计还需通过电排和机排排水1.5亿立方米。“我们计划增加2万千瓦装机的电排和机排,尽快将垸内涝水排干,避免间堤长时间浸泡出险。”
对当地数千居民来说,封堵决口、排干涝水之后,才是重返家园、重建生活的开始。
(澎湃新闻记者朱敏骏、陈忠善、刁凡超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