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毕业的英国女孩,到中国当职业拳手

全文2415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剑桥大学毕业生艾丽选择成为中国职业拳击战队M23唯一的女拳手,挑战传统观念。

02艾丽在英国学习中文,后到中国打职业拳击,认为中国拳击市场更有发展潜力。

03作为职业拳手,艾丽强调实战和技术的重要性,感谢中国在技术方面的细致指导。

04除此之外,艾丽还在M23拳馆担任教练,吸引众多女性学员,目前女性学员占比超过六成。

05艾丽有一个五年计划表,希望年底挑战一个头衔,为实现目标,她进入密集训练和严格控制饮食的备战状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艾丽在训练中。M23战队供图
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后,艾丽的人生涌出很多路口,大部分都能对应一份坐办公室的高薪工作。但她选了一堵墙,硬生生地用拳头凿穿——作为中国职业拳击战队M23唯一的女拳手,站在职业拳台上,蓝色的眼睛被乌青的眼眶包围、嘴角开裂渗血,仍勇敢挥拳,艾丽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帅气”。
既要当文状元又要当武状元,在英国学习中文,到中国打职业拳击,艾丽的决定处处透着对“常理”的“不顺应”。毕竟,英国是职业拳击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泰森·富里、约书亚等当今拳坛最著名的拳手都来自这里。因此,当艾丽决定到中国追梦时,英国同行十分诧异:“你是去少林寺学功夫吗?”
“哦,那个和利·伍德打金腰带的中国拳手。”艾丽加入的M23战队是前世界拳王徐灿的团队。2021年,徐灿在个人第三场卫冕战中,苦战12回合遭挑战者英国拳手利·伍德TKO(技术性击倒)。虽然失去金腰带,但徐灿的出现让中国职业拳击不再籍籍无名,这也让艾丽的选择更有现实依据。
拳击运动起源于古埃及,流传于古希腊和古罗马,发展于英国。18世纪初,英国人詹姆斯·费格及杰克·布劳顿相继称雄,掀起民众学习拳击的热潮,为现代拳击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但直到20世纪初,拳击运动才传入中国,且中间发展曾历经停滞。“在英国周末去看职业拳赛就像在中国晚上要吃烧烤一样,是消遣的习惯。”在艾丽看来,两国职业拳击最大的差别在于是否有市场,“拳手质量、教练水平不一定就是英国领先”。
“在英国有很多拳手,竞争激烈,教练也无暇关注他们,比赛通常安排得很慢,推广人的承诺经常很难兑现。”艾丽表示,市场发达有“发达”要面临的问题,仅从成为职业拳手的角度考虑,她目前更需要的是懂她的教练、充足的机会和靠谱的团队,这些条件在中国已经具备,更重要的是,“我是在中国开始爱上拳击的”。
艾丽出生于英国诺丁汉,她的中文名叫白恩诺,4岁起,中国于她就不再陌生。2000年-2014年间,艾丽的父亲作为一名高级会计师被派驻北京,每年假期,她都会来中国待上几周,到了十四五岁,她还来北京读了两年国际学校。2014年,艾丽考取剑桥大学,选择了中文专业,大三那年她作为交换生来到青岛,又在毕业后到杭州找了份老师的工作,“我觉得中文还没达到我想要的水平,最好的办法是回到那个语言环境”。
作为力量举重爱好者,运动是艾丽无法割舍的习惯,但身边没有一起参与力量举重的同伴,她便就近找到一家拳击馆改练拳击。这家拳馆名为“圣雀”,馆主是国内著名职业拳手徐雀,“有几个体制内出来的教练,认真地教我基础技术,那时我才意识到技术的重要性”。
艾丽曾在剑桥的社团中体验过拳击,“时间紧张,教练把注意力放在比赛战术上,而不是从基础技术开始教”。但从那时起,艾丽就发现自己比其他女孩,甚至男孩更勇敢,“被打了还敢继续进攻”。后来因专注于力量举重,拳击就被暂时搁置了。
在英国埋下的种子,到中国发了芽。辗转到上海后,艾丽跟随多次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的梁光活训练,从专业队退役的梁光活曾担任前WBO世界冠军木村翔的备战主教练。“那时的我不自信,不敢和人眼神接触,但教练每天为了热爱的事情神采奕奕,浑身发着光,这种生活方式太吸引我了。”艾丽坦言,从那时起,她就决定要通过拳击让自己蜕变。
新冠疫情期间,回到英国的艾丽很快站上业余比赛的拳台。在中国打下的基础被她不惧实战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15个月打了20场业余比赛,赢下16场,拿到一次全国锦标赛的冠军和两次亚军,还有一次国际锦标赛的亚军,她开始崭露头角。一些职业教练建议她进入职业拳坛。
这段经历让她发现,依靠实战教学不是当年剑桥社团的特色,而是英国拳击的整体风格,“要用实战情况让你知道,这会儿必须防守,不防守就糟糕了”。但实战让她更加看到技术的重要性,“没有技术支撑,到了一定程度就很难冲击更强的对手,如果我没有在中国训练,没有教练对技术抠得那么细,我不可能进步那么快。”她表示,自己是两种体系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实战和技术,缺哪个都不行”。
去年,艾丽回到上海正式开始职业拳击生涯。除了教练梁光活,团队还为她配备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菲律宾教练一同指导,因此,她的职业之路走得非常高效。不到半年,她已经打了3场比赛,战平全国锦标赛54公斤级冠军赵轩,先后击败朝鲜女拳王洪云钟和澳大利亚选手玛利亚·特纳。梁光活对媒体表示,现在艾丽在国内同级别已经可以进入前三的水平,以她的进步速度及中国女子拳击和世界水平的对比,一切值得期待。
“对比我现在和三四年前的照片,完全不同。”艾丽更聚焦个人成长,她记得电影《热辣滚烫》中有个片段,看见女主角蜕变,父亲说:“你变了一个人。”这让艾丽的眼泪瞬间涌出,“这个经历跟我一模一样”。
艾丽有1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她是唯一的女孩,也是家里唯一的运动员,“他们是律师、会计师、未来的金融从业者”。她笑称,从小自己就最调皮,但不妨碍她成为聪明的学霸。通常,打拳的时候很少有人关心她来自哪所大学,可当“剑桥”两个字出现后,几乎所有人都会忍不住问为什么,“似乎职业拳手是个性价比很低的选项,但我不想走大多数人觉得最容易的路”。她18岁时就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我要的是一份每天一起床就让我期待的工作”。
“我喜欢拳击不是因为喜欢进攻别人,而是喜欢找到自己的弱点,通过自律把它变强。”艾丽以生活作息为例表示,职业拳手不能熬夜、喝酒、吃垃圾食品,实战会让你知道“放过自己”的代价,“没睡好,第二天上场就会被打,不是对手厉害,而是自己懈怠”。
除了克服惰性,艾丽眼中,拳击的魅力还在于克服恐惧,“如果你挨了重拳,只有10%是身体真实的疼痛,90%的痛感源于你暗示自己‘我挨了重拳,好痛’”。一旦意识到内耗出现,她便提醒自己,“这点痛可以承受,我还有其他战术要打出来”。渐渐地,赛场上的心态成为习惯,让她发现自己没有那么脆弱,“生活中大部分事情都能勇敢面对”。
“我喜欢看到运动让一个没自信的人变得自信满满,发现自己的价值。”一边备战职业比赛,艾丽一边在M23的拳馆担任教练。她的出现吸引了很多拳击爱好者加入,尤其是女性,目前女性学员占比超过六成。艾丽常常鼓励她们:“我原来是团课大宝贝,跟你们一样,技术从零开始,但拳击动作不多,每天练两个小时,一年就是700多个小时,你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花700个小时,肯定会进步吧。”艾丽相信,“大多数人会高估他们在3个月可以完成的事,但会低估一年可以做成的事”。
艾丽有个5年的计划表,“目前基本都实现了”,8月她将迎来一场全新的比赛,“希望年底可以挑战一个头衔”。为了实现目标,她又进入密集训练、更加严格控制饮食的备战状态,甚至为保证休息质量,出行距离不超过2000步,“把每一天过扎实,未来3年,我想要实现什么,相信不说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