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抗洪

全文2271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期,南方地区遭遇极端天气,导致洪涝灾害频发,牵动人心。

027月5日,湖南省华容县团洲乡团北村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生重大管涌险情,堤坝溃决,决口扩大至226米。

03当地及时转移了团洲垸7680名灾民,所幸无人员伤亡。

047月8日22时31分许,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完成合龙。

05为此,全国各地救援队伍纷纷参与到湖南平江县特大洪涝灾害的救援中,以“车轮战”的方式进行24小时不间断救援。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7月2日,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救援人员在城区搜救被困民众。当日,来自湖南、广东、湖北等地的救援队伍纷纷参与到湖南平江县特大洪涝灾害的救援中,以“车轮战”的方式进行24小时不间断救援。郭立亮/摄
图片
7月6日,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附近,湖堤上堆满用于封堵决口的石块。为将226米的决口封堵合龙,当地紧急从周边县市区以及常德、益阳、长沙等地调拨5.56万吨块石。7月8日22时31分许,华容县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决口完成合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洪克非/摄
图片
7月4日,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西洞庭湖,参与防洪守堤的居民。周沛/摄
图片
7月3日,江西省九江市,开往柴桑区江洲镇的轮渡上,等待上岸的人。他们之中许多人是为了返乡参加抗洪抢险。7月2日晚,江洲镇人民政府发布《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强烈号召全镇及在外奋斗的乡亲们投入抗洪抢险的第一线。第二天,线上线下就有许多人响应号召。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摄
图片
6月18日,广东省梅州市,应急消防队员在平远县泗水镇大新村倒塌的民房进行搜救。6月16日,广东梅州出现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全市多地受灾严重。视觉中国供图
图片
7月4日,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西洞庭湖沧港镇小凡洲村,防汛人员在近3米高的管涌群围井上巡查,此时管涌群流出的已是清水,没有夹带泥沙。7月2日,当地突发管涌险情,一处大管涌周围有十多个小管涌,并伴有大量泥沙涌出,经过近13小时的鏖战,管涌群基本得到控制。周沛/摄
图片
7月4日,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艾城镇中心小学集中安置点,12岁的廖潜龙(前)在看书。他来自阳山村,7月1日和家人来到这里。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摄
图片
7月4日,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艾城镇,民兵在抢险挖沟导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摄
图片
7月3日,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66岁的张金梅在喂鸡。她身旁的建筑在洪水中受灾。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摄
这个夏天,极端天气接连上演,南方汛情再次牵动人们的心。
7月5日,湖南省华容县团洲乡团北村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生重大管涌险情,紧急封堵失败后,堤坝溃决,决口扩大至226米。当地及时转移了团洲垸7680名灾民,所幸无人员伤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过50多小时昼夜奋战,决口已在7月8日22时31分完成封堵。
早在3个月前,洪涝就开始影响南方。4月7日,受连日强降雨影响,广东北江、韩江接连发生编号洪水,成为全国自1998年有编号洪水统计以来最早发生的编号洪水。
6月16日8时至20时,广东梅州多地出现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水量之大,是当地许多居民“前所未见”的。十几个小时内,梅州市三防指挥部发布的防汛应急响应从4级逐级提升到1级,多处发生山洪、山体滑坡,造成人员伤亡。此前,当地的雨已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月。
据应急管理部发布的信息,当前,全国汛情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及鄱阳湖、洞庭湖水系,太湖流域和乌苏里江。长江中下游的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地,以及广西、贵州、黑龙江等降水量大的省份,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
从6月18日进入梅雨期,到7月2日,江西省九江市连续15天出现强降水,长江九江站水位上涨6.06米。因持续强降雨,综合长江上游、鄱阳湖“五河”来水影响,长江九江段、鄱阳湖、修河、博阳河水位全线超警。
7月3日上午,连续多日的降雨不再,烈日高照,江西省九江市区开往江洲镇的轮渡前排起长队。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小汽车,还有徒步的行人,许多人都是为了返乡参加抗洪抢险。
前一日晚21时许,江西省九江市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在微信公众号发布《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其中提到,江洲镇防汛形势异常严峻,防汛应急响应已从4级接连提升到1级,防汛人手严重短缺,强烈号召全镇及在外奋斗的乡亲们投入到抗洪抢险第一线。
江洲镇是一个经江水冲击形成的江心岛,四面被长江水包围,总面积为108.3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仅6000人。2020年,在长江水位达到21.98米时,江洲镇也曾发出《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总计7000余名游子返乡参与抗洪。
目前,江洲镇全岛有95个哨所,约每400米一个。每个哨所配有值班人员巡堤查险、排除隐患,这也是返乡抗洪的乡亲们主要参与的内容。巡堤排险的重要职责是查泡泉。泡泉又叫管涌、潜蚀、流土,指坝身或坝基内的土壤颗粒被渗流带走的现象。
王鹏出生于2004年,今年毕业于九江职业学院,在网上看到招募信息后就报名加入了抢险队伍。虽然不是当地人,但他感觉“自己就在市区,离得近,这是一份责任”。
21岁的余聪7月1日晚上得知江洲发生洪灾,第二天便踏上返乡的火车。余聪出生在江洲,之后和父母搬去江苏无锡生活,7月份刚从江西工业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他说,江洲是自己的家,走到哪里都不能忘。
据了解,截至7月7日14时20分,已有1839人返回江洲镇参与抗洪抢险。
曾昂已经很多天没洗澡了。这名05后青年突击队队员,是九江市永修县八角岭垦殖场茶林分场的副场长,一周前主动报名来到永修县艾城镇郭东圩支援湖区的防汛工作。因为前段时间的持续性强降雨,修河水位暴涨并超警戒水位。
看着雨势越来越大,八角岭垦殖场团委当即发布倡议,在几小时内组建了一支包括机关团干、大学生等在内的30多人的青年突击队赶赴郭东圩。
曾昂主动承担了晚上十几个小时的巡堤、除险任务。他和十几名同事吃住都挤在一间狭小的集装箱板房里,每次巡堤回来,曾昂总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噜声,“睡不好”。
但他无暇顾及吃住,哪里有渗水点、哪里有泡泉才是要紧事。有时候,走上20多米就能发现好几处泡泉,一个泡泉需要几人合力花上20多分钟进行封堵。还有的时候,走着走着,两条腿就陷进泥里。圩堤上蚊虫特别多,草丛里还有蛇窜来窜去。
曾昂每天要走上两万多步,下雨那几天,雨鞋里都是水,脚底板和腿被泡得发白。但他觉得,“能来到防汛抗洪最前线,为自己的家乡出一份力,就很好”。
7月1日,曾昂刚到郭东圩时,修河永修站水位超过23米。截至7月8日,青年突击队队员已在圩堤上全天候不间断值守超180小时,处置泡泉50余处,确保了大堤的安全。
最近几日,水位正在缓慢下降,曾昂仍不敢掉以轻心,“要守好这道防线”。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迪 陈卓琼 曲俊燕 写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