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学霸理工男的另一面,余喜华为你解锁台州方言

方言是嘴边、耳畔的乡愁,是我们文化中的DNA。身为台州人,你可知地道的台州方言怎么说、怎么写?
这次采访跟余喜华见面,不料被他随口说的一个方言词语给难倒了。我当场请教了起来,发现他的说话风格跟他的文风一样,简明扼要、一语道破。
同样是土生土长的台州人,方言能顺溜地说出口不难,但是,要像余喜华这样清晰透彻地解释方言文字的内涵,还能让人觉得方言背后的地域文化是那么丰富、有趣,却很难做到。
图片
余喜华
余喜华生于路桥,定居黄岩,今年56岁,是一名机械工程师。他从47岁开始写作,开启了“文学中年”阶段,仅凭借5年的“文龄”就加入了浙江省作家协会,目前还是浙江省科普作家协会理事、台州市黄岩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方言写作的灵感来源于生活
翻看了余喜华笔下的“台州方言”,只觉短小精悍、通俗易懂,字里行间透露出逻辑性,时而穿插一些小故事,让方言解读更加生动形象。
他解释方言俚语“糯米胐臀晚米凳”,将各个方言字词拆开来解读,道出了方言中比喻手法的巧用;他解读“筻筤[gàng láng]竹”在方言中的词义,结合自己的真实经历来分享,并抛出观点佐证每个字义;他写“鲜溚溚”在台州方言中的“一语双关”,与同义词“骚沥沥”对比来挖掘背后的文化内涵……他关注的方言,有的关于衣食住行,有的关于自然万物。
“方言在日常生活中还是经常能用到,这些有关方言的写作,灵感都来源于生活。”余喜华说,研究这些方言都是自发的,也算是兴趣使然,“以前不知道方言正字怎么写,现在就想学习一下,看看跟普通话有什么区别,也是自己在给自己普及方言知识。”
一个方言正字,找起来要费不少功夫。余喜华称自己摸索出来的土方法很笨,就是根据读音查字典、对照字义。“有时一个读音要查找十几个字才能找到,尽管我的普通话不标准,但我打字都是用拼音的。”
余喜华以“戽水”[hù shuǐ]这个动词来举例说,“在台州方言中,戽水包含了舀水和泼水的连贯动作,这个动作可以用在浇水的时候,也可以用在排水的时候,虽动作粗放,却尽显乡村质朴的生活场景。”
随着查找的方言正字越来越多,余喜华惊喜地发现,原来大部分方言都有对应的字,于是兴趣愈发浓厚,方言写作也愈发起劲。他以理科生的思维逻辑来讲方言故事,生动有料又不失严谨。
他写的方言杂文不仅在本地媒体发表,也被省内外媒体选用。
图片
余喜华在省科普作协活动上发言
方言的家乡文化印记
像余喜华这一代人,会说地道方言的人居多。然而,随着时代更迭,他发现女儿以及单位的年轻同事这一代“90后”“00后”,会讲方言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有些年轻人会讲但讲得不地道,他们甚至听不懂一些地道的方言用语。
“由于工作需要,年轻一代的生活语境与方言逐渐远离,而有些年轻人去外地读大学或留在异乡工作,用方言交流的机会就更少了。”余喜华说,此外,随着城市发展、旧城改造,原先有老人聚集的老街巷也不断消失,“很多土话,现在说起来,没那么土了。”
“有些方言文字的运用,随着时间推移有所演变。”余喜华曾写过一篇《清明时节话“菣”》,文中提到一个生僻字“菣”,经查证发现,《尔雅·释草》中有“蒿菣”的记载,指一种可以控制疟疾的草本植物。
他解释,菣,音[qìn],本指香蒿,是人们口中摘“青”的“青”字的本字。然而,代代相传下来,“菣”字成为生僻字,人们会说不会写,就用“青”来替代,也就忘记了其本义。
图片
余喜华表示,地道的、原始的台州方言,基本上都会有对应的汉字,因为它是唐宋时期的官方语言。而这一观点,黄岩籍作家朱幼棣先生(曾经是新华社著名记者)在著作《淡出九峰》里提到。
方言是一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方言中蕴含着一个地方的传统饮食、传统工艺等,是地域文化、民俗文化的生动注脚。
如何让方言文化得以传承保护?余喜华认为,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比如文化节目、文学专栏、测试比赛等,花样解锁“方言密码”。
而像余喜华这样为方言码字,想把自己学到的方言知识分享给更多人的这份心意,也是为方言文化的传承保护出了一份力。
文字分享的乐趣
余喜华通常是在办公室进行写作。他的生活作息很规律,写作的节奏也比较稳。
图片
余喜华写作区域
每天早晨7点半到单位,他在食堂吃完早餐后,就回到办公室,有灵感了就写个把小时,然后开始工作。
“我写作的量很少,每周大概写一篇,约千字,每月不过5000字,每年大概也就五六万字。”余喜华说,他很佩服一些兼职写作的人,白天工作,晚上熬夜写稿。但他是早睡型体质,睡眠生物钟比较早,最晚11点就要入睡了。
工科专业出身的他,为何会在中年时期爱上文学写作呢?
余喜华坦言,因为喜欢写作,又有分享欲,用文字分享知识、思想感悟是一种乐趣。
书中自有黄金屋,余喜华从小喜欢看书,还是一往情深的那种程度。
小时候,他攒着零花钱不舍得用在别处,却愿意花5元去供销社买《三国演义》连环画。要是钱不够买书,他就向同学借书来看。初中时期,他的作文常被当成范文,高中因文理成绩均衡,他考虑到工作机会,最终选了理科。
余喜华的写作,从散文到科普文,均有涉猎,部分作品中也能发现方言的巧用。他首发过散文《老屋琐记》,在纸媒开设“水浒谈”“野菜记”“儒林人物”专栏,还出版了专栏同名书《水浒谈》。
图片
余喜华家的阳台
如今,在余喜华家的阳台上,还种植着好几盆不同种类的野菜。马头兰、野茼蒿、臭鸡屎藤……都是他从台州各地山野间寻觅回来的。为了认识更多野菜,他还买了一本清代吴其濬所著的植物学著作《植物名实图考》,实地探寻植物并寻找最佳烹饪方式,把自己的生活乐趣融入科普创作中,与读者分享。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望潮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