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龙股份卖壳折戟股价跌停 净利连亏三季两年未分红

全文2086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锋龙股份终止筹划5个月的卖壳交易,原因是标的资产审计报告已过期,可能无法在180日内完成加期审计并通过股东大会审议。

02由于交易终止,锋龙股份的经营压力显现,2023年净利润亏损704.02万元,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03陈向宏是国内知名古镇旅游开发的操盘手,本次交易备受关注,但最终未能实现。

04与此同时,锋龙股份在2022年度、2023年度连续两年未进行现金分红。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一纸公告宣告了锋龙股份(002931.SZ)筹划5个月的卖壳交易终止。
7月7日晚间,锋龙股份发布公告,终止控制权变更。原因是,标的资产审计报告已过期,可能无法在《股份转让协议》签署日起180日内完成加期审计并通过股东大会审议,本次交易存在不确定性。
2月,锋龙股份曾发布了针对控制权变更、公司腾笼换鸟的一揽子交易公告,目的是,现任实际控制人董剑刚全身而退,而陈向宏通过借壳入主。
本次交易之所以备受市场关注,与交易对方陈向宏有关。陈向宏是国内知名古镇旅游开发的操盘手,属于时下火热的文旅界大佬,其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乌镇旅游的开发和运营。
控制权终止转让,锋龙股份的经营压力随之显现。锋龙股份主营园林机械零部件及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2年以来,公司经营业绩连续下滑。2023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亏损704.02万元。实际上,2023年第三、第四季度,公司已经连续两季度亏损,亏损额分别为0.05亿元、0.12亿元。到今年一季度,公司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亏损,累亏0.21亿元。
与此同时,2022年度、2023年度,锋龙股份连续两年未进行现金分红。
卖壳交易终止
锋龙股份的卖壳交易以失败告终。
7月7日晚间,锋龙股份发布要约收购事项进展暨拟终止控制权变更及相关交易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绍兴诚锋实业有限公司(简称“诚锋实业”)实际控制人与浙江顶度云享旅游有限公司(简称“顶度云享”)实际控制人达成一致,拟终止公司控制权变更及相关资产置入、置出事项。
上述公告所称的交易事项较为复杂,涉及卖壳的一揽子交易。
2月5日,锋龙股份发布多份公告,宣布公司控股股东诚锋实业、实控人董剑刚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转让上市公司控股权等动作,交易计划分三步实施。
第一步是股权转让。根据计划,诚锋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董剑刚、绍兴上虞威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威龙科技”)、厉彩霞,与对手方顶度云享、陈向宏、桐乡欣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桐乡欣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以7.87亿元转让锋龙股份29.99%股份。另外,还有两只基金参与其中,诚锋实业向金蟾蜍十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简称“金蟾蜍基金”)、优益增行业优选三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简称“优益增基金”)合计协议转让锋龙股份10.34%股份,均出资约1.36亿元。
公告称,金蟾蜍基金、优益增基金与顶度云享及其一致行动人无关联关系。
第二步为要约收购。在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顶度云享向诚锋实业、董剑刚、威龙科技、厉彩霞发出要约收购,收购其持有锋龙股份11.39%股份,出资约2.99亿元。股份协议转让及要约收购完成后,顶度云享及其实际控制人陈向宏、一致行动人桐乡欣享将合计持有锋龙股份41.38%股份。
第三步则是资产置入和置出。锋龙股份拟以现金方式向顶度旅游有限公司(简称“顶度旅游”)购买其持有的浙江顶度景区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顶度景区管理”)51%股权。同时,锋龙股份拟向诚锋实业或其指定主体出售园林机械零部件及发电机逆变器零组件业务相关的资产、负债与业务。
这在当时被市场解读为陈向宏运作的借壳上市。
当时,交易各方约定,股份转让、资产置入的实施互为前提,任何一项无法付诸实施,则另一项不予实施。
顶度景区管理成立于2020年5月。目前,顶度景区管理已经开业运营的景区有乌镇、濮院时尚小镇、贵州遵义乌江寨、山东章丘明水古城、广东赤坎华侨小镇,待开业的包括盐官音乐小镇、宜兴窑湖小镇、成都熊猫小镇等。2023年,其实现营业收入1.95亿元、净利润8544.31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80.98万元。
连续亏损经营承压
董剑刚、陈向宏共同谋划的腾笼换鸟计划失败,锋龙股份的经营压力再度受到市场关注。
锋龙股份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园林机械零部件、汽车零部件和液压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年4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上市当年,锋龙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15亿元,同比微增0.5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0.46亿元,同比下降4.29%;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38亿元,同比下降20.86%。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10亿元、5.48亿元、7.20亿元,同比增长30.11%、33.65%、31.30%;净利润为0.58亿元、0.77亿元、0.79亿元,同比增长25.88%、33.94%、2.68%。
但是,锋龙股份良好的发展势头在2022年戛然而止。2022年、2023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87亿元、4.33亿元,同比下降18.39%、26.22%;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07亿元,同比下降38.66%、114.49%。营收和净利连续两年下降,其中2023年净利润转为亏损。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亏损0.0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9.14%、554.33%。
实际上,2023年第三、第四季度,公司已经连续两季度亏损,亏损额分别为0.05亿元、0.12亿元。到今年一季度,公司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基于经营压力较大,2022年、2023年,公司已经连续两年未派发现金红利。
市场一度以为锋龙股份会通过本次借壳重组实现产业转型。
本次借壳主体顶度云享实控人为陈向宏,中国旅游协会官网显示,陈向宏是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为乌镇旅游创始人。
公开信息显示,陈向宏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主持乌镇古镇旅游保护开发,独立规划和设计了整个乌镇开发工程及古北水镇项目建设。
陈向宏开发乌镇时,与中青旅深度合作二十余年,随后,双方合作打造古北水镇、濮院等古镇。
经营压力较大的锋龙股份将如何脱困?
7月8日,受卖壳交易终止消息影响,锋龙股份股价跌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