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极右翼一度稳操胜券,却在立法选举中败北,原因何在?

全文1348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党在立法选举首轮中获得佳绩,但在关键的第二轮投票中败北。

02尽管“国民联盟”在首轮选举中获得39席,但左翼的“新人民阵线”获得了32席,中间派也采取了合作策略。

03选民对“国民联盟”的治理能力持有怀疑态度,担忧其与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以及与纳粹德国合作的二战历史污点。

04由于没有任何一方赢得绝对多数,法国议会出现“三分天下”的局面,即将迎来“共治政府”时代。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上周,法国极右翼领袖玛丽娜·勒庞及其“国民联盟”党在立法选举首轮中取得佳绩,似乎权力近在咫尺。尽管未能一举夺魁,但其表现令人瞩目,有望在关键的第二轮选举中赢得或接近议会绝对多数。
然而,勒庞期待的转折点却最终落空了。尽管她的党派在国民议会中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席位数,却再次遭遇了选民的抵制。
图片
在立法选举的关键第二轮投票中,1000多名候选人代表各自的政党,争夺国民议会577个席位中的501个。而在此之前的首轮选举中,已经有76个席位确定归属: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赢得了39席,而马克龙的“在一起”党仅获得2席,左翼的“新人民阵线”则获得了32席。
尽管在第二轮投票前夕的民调显示,“国民联盟”在首轮的显著领先似乎预示着一场历史性的胜利,许多人担忧自维希政权以来法国可能出现的首个极右翼政府。
但实际的投票结果却出人意料地逆转了这一预期。
图片
法新社评价称,最终投票结果“出人意料”,许多右翼人士和媒体直到民调结果公布后才意识到自己处于劣势,一些法国媒体甚至已经准备好了以右翼胜利为主题的稿件。
对“国民联盟”而言,更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个结果与数周以来的民意调查——可以轻松获胜的结果大相径庭。不仅暂时遏制了极右翼势力在法国的崛起势头,也让勒庞及其政党面临了难以接受的苦涩现实。
法国媒体分析指出,“国民联盟”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是被中间派和左翼对手之间的策略性合作所削弱了。
图片
在上一轮投票之后,为了避免票源分散,左翼和中间派联盟采取了合作策略,撤出了200多名候选人,集中力量形成了统一的反“国民联盟”战线。
而从历史上来看,这一次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的失利,除了要归咎于左翼的顽强狙击之外,也和选民对其治理能力持有怀疑态度,担忧其与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以及与纳粹德国合作的二战历史污点有关。
2002年,勒庞的父亲,国民阵线的联合创始人让-马里·勒庞,也曾遭遇过类似的困境。该党早期成员中不乏纳粹时代的合作者,因此经常语出惊人。比如,他们轻描淡写地将纳粹大屠杀的毒气室称为“二战历史中的细微片段”,还曾因发表反犹太仇恨言论而多次受到法律制裁。
图片
但是,在2002年的选举中,老勒庞却意外进入了与雅克·希拉克的决选。这不仅震惊了法国,也震惊了盟友。在最后时刻,法国中左翼联合起来,支持保守派希拉克入主了爱丽舍宫,从而阻止了右翼掌控政府的情况出现。
从那以后,这种暂时抛开政治立场,只为阻止极右翼掌权的做法,被称为“共和阵线”,并被多次被使用。比如,在2017年和2022年的总统决选中,“共和阵线”曾两次帮助马克龙击败了勒庞。
不过,马克龙虽然在2022年选举中取得了胜利,但优势已经被大幅缩小。勒庞的国民联盟在随后的立法选举中取得了突破,赢得了89个席位,这被视为“共和阵线”开始瓦解的信号,人们猜测它可能很快就会完全崩溃。
所以,今年的法国立法选举就格外引人关注。再加上“国民联盟”在首轮选举中的惊艳表现,很多人都觉得法国肯定要“变天”了。
图片
然而,在此关键时刻,中左翼再次组成“共和阵线”,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成功阻止了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走向胜利。
事后,“国民联盟”主席巴尔德拉也将这次挫败归咎于对手组成了“可耻的联盟”,抨击对手此举是对“国民联盟”选民的不尊重。
而另一边,当投票预测结果出炉时,巴黎市中心的共和广场挤满了人,充满派对气氛,左翼支持者敲着鼓,点燃照明棒,高呼“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不过,由于没有任何一方赢得绝对多数,此次选举将导致法国议会出现“三分天下”的局面——左派、中间派和极右派,他们的政治主张截然不同,而且很难合作,但都具有否定议案的权力。
图片
因此,唯一可以预见的是,法国即将迎来“共治政府”时代,法国政坛也会越来越乱。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