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牙齿永久健康——谈谈我自己的牙齿

我今年40+,牙齿除了补过两颗之外,目前没有任何问题,当然牙齿的基因和发育都很重要,但我自问基因并不算好,父母亲属的牙齿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小时候是口腔医院的常客,那个时候北大口腔医院还在旧址西什库,是个胡同儿里,还记得医院儿科墙壁上贴着花花绿绿的卡通,玻璃柜里有很多看起来很好玩的玩具,但这一切都无法抵消去看牙的恐惧,每一次的看牙好像是和医生的殊死搏斗,西什库口腔医院后面有一个荷花池,不止一次地医生威胁我要把我扔到荷花池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立志要学牙医,因为在那个时候的印象中牙医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职业。
图片
北大口腔医院(旧址)的医生们在工作
图片
北大口腔医院旧址(西什库)
牙齿通常无非有几个方面的问题:龋齿、牙周炎这类细菌造成的疾病,还有就是饮食习惯造成的磨耗和劈裂等问题,一个问题早期形成的时候是容易纠正的,但是当积累到一定程度,甚至是几种问题累积,就会造成疑难病症。
我从大四进入口腔医院实习的时候才学到了正确的刷牙方法—巴氏刷牙法,也学会了如何发现自己的牙齿是否刷干净了,我相信没有专业知识的人大多都不知道这些,这也和当时科普不到位以及人们对牙齿的关注程度低都有关系。我的牙齿还有一个不利因素,就是拥挤,排列不齐,导致在牙齿扭转的地方有了蛀牙,还好发现的早,补好后一直常规使用牙线,就没有复发过。所以在实习期间我还找师兄师姐拔了四颗智齿,并且做了正畸把牙齿排齐,我相信这也是我之后二十多年都没有发生牙齿任何问题的基础,如果当初没有纠正牙列的拥挤,又不知道牙线等有效的清洁方法,那可能如今已经有很多蛀牙,甚至牙周的炎症,就像很多我的同龄人一样。
我的牙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磨耗,压力大的时候或者夜间休息不好的时候会磨牙,正常人一日三餐上下牙接触的时间不超过15分钟,但磨牙属于很大力量长时间的摩擦,即使牙釉质再坚硬,也禁不住日积月累的磨耗,所以我在大学期间牙齿就已经中等程度的磨耗了,一些后牙的牙釉质已经被磨掉了。所以我至今每天晚上睡觉都佩戴夜磨牙颌垫,这种需要根据每个人的牙齿形态定制,晚上戴在口中以免上下牙齿互相摩擦,自从我开始戴夜磨牙颌垫,我的牙齿磨耗没有再加重过。但不幸的是很多患者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等开始意识到自己牙齿变短到医生这里看的时候牙齿已经被磨掉了一半甚至更多,那就不能只靠夜磨牙颌垫了,而是要进行复杂的咬合重建和修复了。
除了以上的一些正确的护牙行为之外,作为牙科医生,我从来不吃过硬的食物,甚至不会用牙嗑瓜子,因为见过太多长期过度使用牙齿而造成牙齿磨损甚至劈裂,牙齿一旦劈裂就很难保留,很多人认为自己的牙齿很坚硬,什么都可以咬动,殊不知每一次超负荷的咀嚼都会造成牙齿的微小裂痕,而这些裂痕会在每次超负荷咀嚼后逐渐加深,以至终有一天造成牙齿劈裂。
图片
我自己的牙齿,不算完美,但是健康
我的牙齿不属于很白,因为天然的牙齿就是微黄的,而且随着年纪变大会越来越偏黄,这是因为牙釉质会变得越来越透明,而透出下层牙本质的黄色。我也羡慕明星的人造瓷白牙齿,确实很好看,但是我从来不会考虑去做一些不可逆的修复(比如牙冠或者贴面)来改善美观,我崇尚以健康方式美白,包括少食用或饮用颜色深的食物,配合美白牙膏来增强洁白度,虽然这种增白是有限的,和明星的牙齿没法比,但是健康的牙齿就是最美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还想说的一点就是,牙科医生吸烟的人很少,可能比临床医生还少,因为吸烟给牙齿带来的各种损害几乎是必然的,见得多了,不仅自己不会吸烟,也会希望身边的患者朋友能远离这种危害。
所以牙齿的健康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预防为主,有问题早发现,早纠正,早治疗,定期维护,希望我作为牙医的护牙经验能给大家小小的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