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下场借债,债基“碎蛋”声四起,部分基金经理从长债撤退

全文1938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央行下场借债,导致长债利率下行速度令债券基金经理瞠目结舌,部分基金经理从长债撤退。

027月,央行稳利率,但长端利率震荡,缺乏向上动力。

03由于央行频繁发声,部分基金经理规避央行关注的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

04然而,市场主流机构仍认为,目前基本面、债市供需关系没有基本改善,央行借债或导致长端利率震荡。

05专家建议,投资者可在债基开启阶段性震荡模式时逢低入场,长期配置是有必要的。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蓝鲸新闻7月9日讯 (记者 敖玉连)“是什么让一向理性的债券市场,以及偶尔没那么理性的股票市场,集体交易出如此反常且疯狂的结果,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三月末如此总结,称长债利率下行速度令其瞠目结舌。
此后,这位向来做多长债的基金经理不再加仓。“在券种选择上,规避央行较为关注的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降息后,则转向相对谨慎。”规避长债,这是她的最新观点,也是央行频频发声后,不少债券基金经理的共识。
2024年上半年,30年期国债指数上涨9.79%,超出了债市的理性范围。尽管4月下旬开始,央行频频警惕长债利率下行风险,但资金仍在持续涌入,拉动长债利率继续下行。7月,央行下场借债,债市开启调整,近七成长期纯债月内收益下跌。不过,市场主流机构仍认为,目前基本面、债市供需关系没有基本改善,央行借债或导致长端利率震荡,但仍缺乏向上动力。
央行稳利率,从隔空喊话到下场实操
开年以来,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收益持续走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下探至2.2%,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跌至2.5%下方,纷纷触及历史低位。
长债收益率下坠如此迅速,市场少见。“我恰好在2002年6月之后开始从业,这是我职业生涯中长债收益率第一次向下突破起点位置。”天弘基金副总经理陈钢如此表示。
面对持续下跌的长债收益率,4月下旬开始,央行频繁下场喊话,5月,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引用学者观点称,“2.5%-3%是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合理区间。”
不过,央行三番五次下场发声,长债收益率也只是应声短促上涨,随后又在资金推动下,收益率继续下行。7月开始,央行“坐不住”直接下场操作。7月1日,央行表示将下场借债。“为维护债券市场稳健运行,在对当前市场形势审慎观察、评估基础上,人民银行决定于近期面向部分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开展国债借入操作”。随后,刚刷新历史新高的10年期、3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相继跳水。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央行此举或意味着其近期会在公开市场开展国债卖出操作,并以此引导国债收益率上行。在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历史低点之际,卖出国债有利于稳定长债利率,防范利率风险。
7月8日早间,央行公告,即日起将视情况开展临时正回购或临时逆回购操作,期限为隔夜,正、逆回购操作的利率分别为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减点20个BP、加点50个BP,即分别为1.6%、2.3%。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个70个基点的“利率走廊区间”,释放了较为明显的政策利率调控信号。
长城基金向蓝鲸新闻分析,央行本次临时正逆回购,旨在配合债券买卖,防止资金紧张情况发生,同时有助于央行收窄利率走廊,传递更清晰的价格调控信号。但是,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和日本也曾通过特定操作尝试控制长期收益率,效果有限。
“碎蛋”声四起,有基金经理从长债撤退
债券的到期利率下跌,意味着债券价格上涨,由此带动债基净值上涨。2024年上半年,中证全债指数上涨4.30%、30年国债指数更是上涨9.79%,超出债券理性的波动范围。
反映在基金上,上半年债券基金,尤其是长债基金涨势喜人。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录得正收益的主动型债券基金共有5145只,占比约为95%。其中鹏扬30年期国债ETF、国泰惠丰纯债A、华泰保兴安悦A上半年分别上涨9.84%、7.07%、6.67%,在权益基金表现不佳的当下,业绩表现较为突出。
债市热度传导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不少理财博主、投资者纷纷晒出自己买的债基,更新收蛋日常(债基每上涨1个BP,称作收一个“蛋”)。反之,债基下跌则称为“碎蛋”。
但7月以来,“碎蛋”的声音越来越多。
7月1日,央行称将下场借债,带动债基持续震荡。截至7月8日,超六成纯债基金净值下跌,长期纯债基金承压明显,例如30年期国债ETF跌幅超过1.5%。相较而言,短债基金净值相对平稳。据统计,7月1日至7月8日,60%的中短期纯债基金为正收益,而这一数据在长期纯债基金中为34%。
同时,蓝鲸新闻获悉,4月央行下场警惕长债风险以来,不少债券基金经理对长期国债持谨慎态度。
“短期看,央行对超长债的“指导”带来的收益率小幅上行是阶段性做多机会,但考虑到调整幅度不大,资本利得空间也不大,再往后看,大机会仍需等待短端资金利率打开,这需要耐心,需要时间等待。”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近期规避央行关注的10年期国债、30年期国债。
但同时,多家机构认为经济基本面、债市供需格局没有根本改变,债市没有明显的利空。央行喊话并借债,快速下行缺乏动力,但是向上的空间也不大,未来可能是震荡下行态势。
华西证券认为,7月债市,长端利率的运行节奏可能依然是“上半月震荡,下半月下行”。央行借券行为并没有带来真实供给,只是持有权从大行转移到其他机构。
“央行的目标大概率还是超长债,30年国债活跃券收益率到2.5%以上可以重点关注。但央行临时正回购利率设置为1.6%,对于短期利率债的下行空间也形成一定制约。后续重点关注央行借券卖出的规模、进行临时逆回购投放资金进行对冲的情况。”长城基金解读到。
“央行的正逆回购后,中长债、短债短期内都偏谨慎态度。但从长期来看,预期实体融资成本的下行并未结束,债券收益率仍然处于下行通道。”一位公募人士称。尽管债基开启阶段性震荡模式,但多家机构一致认为,从资产配置角度,债基有票息收入(算作固定收益,除非债券违约),长期配置是很有必要的,建议逢低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