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荣昌生物看到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