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超40家中小银行于近日进行改革重组

全文2932字,阅读约需9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期,超40家中小银行进行改革重组,多数被主发起行吸收合并而解散。

02农村中小银行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多地中小银行改革进程加快。

03专家表示,中小银行应坚守支农支小市场定位,通过立足主责主业提供多层次的优质金融服务。

04另一方面,农村中小银行加强与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的合作,共同推进乡村振兴项目。

05为防范风险,中小银行应建立健全有效的内部监督机制,提升信贷风险防控水平。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中小银行兼并重组减量提质
图片
农村中小银行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40家中小银行于近日进行改革重组,多数中小银行被主发起行吸收合并而解散,有的甚至还被改制成主发起行的分支机构。中小银行为何加快兼并重组?吸收合并趋势是否还将继续?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业内专家。
加快兼并重组
近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同意辽宁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吸收合并辽宁省内36家农村中小银行机构,辽宁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应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办理吸收合并事宜,并督促36家农村中小银行机构完成法人机构终止相关事宜。
农村金融市场是此轮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突破口。除辽宁省外,多地中小银行改革进程也在不断加快。6月20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东监管局发布《关于东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吸收合并惠州仲恺东盈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东莞农商行吸收合并惠州仲恺东盈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承接其清产核资后的债权、债务,并设立东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分行。此外,内蒙古、重庆金融监管部门也发布有关批复,引导辖内股份制商业银行有序启动吸收合并工作,推动中小银行机构加快改革重组。
今年以来,农村中小银行收购、兼并、退出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叶银丹表示,从形式上看,此轮中小银行的重组形式主要以吸收合并后改制成为主发起行的分支机构为主。从特点上看,一是多地加快了省级农商行的组建步伐,以增强服务地方经济的能力。二是在合并重组过程中进一步加强了对股权结构和治理结构的重新设计。一些银行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或进行内部改革来优化股权结构和治理结构,以提升合并重组后新机构的管理能力。三是合并重组后的中小银行更加聚焦于服务本地,更好地利用区域优势、客户特点等走差异化发展道路。
事实上,中小银行机构近年来减量趋势明显。2020年一季度,监管部门数据显示,我国中小银行共有4000多家法人机构,总资产约为77万亿元。截至今年1月,全国共有中小银行3912家,主要是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机构,总资产110万亿元,在银行业整体总资产中占比28%。业内人士表示,从近年中小银行改革趋势来看,行业洗牌不断加速,消失的银行机构类型多数是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农村金融市场将是金融机构改革的重要方向。
农村中小银行改革加速洗牌,既不能倚重数量上的减少,也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在形式上,对规模较小、经营困难的城商行、农信机构和村镇银行等可以进行更多探索。比如,将规模较小的县级农商行、农信社进行跨县市合并重组;将经营不善的村镇银行作为分支机构并入主发起行。主导兼并重组的地方政府,不应搞简单的“拉郎配”,而是应引入市场化机制,在股权结构、机构重组、高管配备等方面妥善安排。
破解融资难题
中小银行是乡村振兴的重要金融力量。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肖远企表示,3912家中小银行,贷款、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分别是21万亿元、29万亿元,占整个银行业涉农贷款、小微企业贷款的比例是38%和44%,应该说这些中小银行是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三农”、乡村振兴的重要金融力量。
专家表示,农村中小银行因农而兴、伴农成长,尽管减量趋势在加剧,但是简单的合并解决不了深层次问题,中小银行机构应坚守支农支小市场定位,通过立足主责主业提供多层次的优质金融服务,满足涉农主体融资需求。
要看到,在农村地区不少涉农主体仍时常饱受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为破解乡村产业融资堵点,今年以来,农村中小银行发挥人缘、地缘的优势,持续加大信贷投放,多举措提升涉农融资效率。
在广西玉林市容县,当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税务部门建立银税信息交互机制,将涉农企业的纳税信用转化为融资信用,有效满足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首贷、续贷需求。“我们合作社凭借‘银税互动’相关惠农助企政策,得到农信社授信的45万元‘柚乐贷’贷款,这笔资金将用于改良柚子品质和扩大种植规模,合作社发展的底气更足了。”广西容县天汇沙田柚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杨芳表示。
专家表示,作为农村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中小银行只有坚守主责主业定位、聚焦“三农”融资需求,解决小微企业、农户融资困难,才能增强农村金融服务适配性,进一步巩固县域金融市场地位。
叶银丹表示,中小银行一方面可灵活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如移动支付、在线信贷等,提高金融服务的可达性和便利性,从而提高“三农”金融服务的覆盖率。此外,还可加快探索农业供应链金融,为上下游涉农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促进农业产业链的整合与优化。另一方面加强与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的合作,共同推进乡村振兴项目。如通过简化贷款审批流程、给予利率优惠等方式支持农业现代化、乡村旅游、农村电商等特色产业,并提供全链条的金融服务,提升金融服务农村经济发展的质量,助力乡村振兴。
治已病防未病
从全国范围看,当前中小银行总体经营稳健,资产质量保持稳定,资本实力增强,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资产质量总体上都处于比较合理健康的水平。
当然,也有少部分中小银行在前期积累了一些矛盾和风险。2023年第二季度银行机构央行评级结果显示,3992家参评银行包含24家主要银行及3968家中小银行参与。分机构类型看,大型银行评级结果较好,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存在一定风险。
具体来看,中小银行化解存量风险面临诸多挑战。叶银丹表示,个别中小银行普遍面临不良贷款率较高的问题,部分中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超出行业平均水平,且分布在一些信用资质较弱的行业,一旦发生相对大规模的违约,对中小银行的正常经营将造成冲击。总的来看,农村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挑战多元,既有内部治理因素,也有外部多重冲击,而从中小银行可持续运营角度看,首要任务是强化公司治理,提升信贷风险防控水平。
浙江农商联合银行辖内武义农商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该行加强风险评估和审批管理,创新推出贷款辅审机制,通过组建辅审小组、规范辅审流程、细化辅审内容,构建更加完善的贷前准入机制,助推信贷业务高质量发展。在细化辅审内容方面,主要从借款人基本情况、经营情况、财务状况、担保情况等方面,提升对借款人的准入判断能力,通过规范客户经理贷前调查行为、强化贷后管理,营造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氛围。
值得一提的是,化解中小银行机构风险是今年监管部门的重要目标和任务。金融监管总局召开2024年工作会议提出,全力推进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把握好时度效,有计划、分步骤开展工作。叶银丹表示,中小银行应建立健全有效的内部监督机制,确保覆盖所有业务流程和管理活动,并制定内控评价办法和标准,明确评价指标和评分依据,对内部控制体系进行定期的自评估和评价,提升风险管理的有效性。同时,中小银行应积极拓宽资本补充渠道,通过发行债券或利用政府专项债券等方式增强资本实力,以市场化手段处置不良资产,如资产转让、核销或证券化,降低不良贷款率。
董希淼表示,全力推进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还要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进行准确定位,推动中小金融机构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有助于填补我国大型金融机构难以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状况。要采取措施防范大型金融机构非市场化过度下沉给中小金融机构带来的“挤出效应”,推动中小金融机构真正成为多层次、广覆盖金融机构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特别是服务小微企业和农村市场的能力。
“抓早抓小治未病”是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重要方向之一。金融监管部门应采取更为严格的行动,全面遏制增量风险,有序推动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叶银丹表示,监管部门应加大对中小银行的监管力度,建立和完善风险预警机制。通过数据分析、现场检查等手段,及时发现中小银行的潜在风险,做到早识别、早预警。同时,强化信息披露要求,及时了解银行的经营状况和风险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