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在开放创新中畅通“黄金通道”——“一带一路”核心区综合立体交通网加速成型

图片
新疆,地处亚欧大陆中心地带,是古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千百年来,不同肤色、语言的商人和使者在这条古道上频繁往来,见证着东西文明的交流互鉴。进入新时代,新疆把自身区域性开放战略积极纳入国家向西开放总体布局中,迎来了广阔的发展机遇。
习近平总书记2022年在新疆考察时指出,随着共建“一带一路”深入推进,新疆不再是边远地带,而是一个核心区、一个枢纽地带。
近年来,随着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西部大开发的深入推进,新疆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构建起一个综合立体的交通网络,成为连接亚欧大陆的交通枢纽,向西开放的“黄金通道”作用日渐显现。今年前4月,新疆与197个国家和地区产生贸易往来,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49.5%,增速位居国内前列。这片深居亚欧腹地,不靠海、不临江的辽阔之地,正以大开放促进大开发,成为内陆开放和沿边开放的高地。
图片
固本强基中激活“黄金通道”
早上刚过8点,D2708次动车从新疆乌鲁木齐站驶出。13个多小时后,列车抵达陕西西安。早上在乌鲁木齐喝过奶茶,晚上就能在西安吃上羊肉泡馍。随着全面融入全国高速铁路网,新疆与东中部地区的时空距离不断缩短。
新疆,以它独特的“三山夹两盆”地貌,绘就了令人神往的自然画卷。然而,这壮观的地貌也曾如一道天然壁障,阻碍了交通往来,制约着新疆的发展步伐。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疆不断补短板锻长板,全力构建综合立体交通网,推动“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南北疆畅起来、进出境联起来”的现代化交通体系加快实现。
图片
中欧班列行驶在乌鲁木齐达坂城湿地(2023年10月6日摄)。新华社发(摆风亮 摄)
隧道穿群山,天堑变通途。5月12日,世界最长高速公路隧道——天山胜利隧道出口端双主洞掘进双双突破10000米大关,完成了出口端主洞开挖任务的90%。隧道开通后,从乌鲁木齐开车到库尔勒的时间将由7小时缩短至3小时左右,这项“咽喉”工程将重塑南北疆交通格局。
图片
这是世界上在建的最长高速公路隧道——新疆天山胜利隧道出口端(2024年4月23日摄)。新华社发(孟根桑 摄)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运输厅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是新疆交通建设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发展速度最快、建设质量稳步提高的最好时期。
公路网络日新月异的同时,铁路和航空建设也迎来了大发展。兰新高铁、格库(格尔木-库尔勒)铁路相继建成……新疆逐渐形成以兰新铁路和兰新高铁为主通道,临河至哈密铁路为北通道,格库铁路为南通道的“一主两辅”进出疆铁路构架。
从高空俯瞰,新疆机场分布犹如一张精心编织的网络,覆盖了广袤的大地。如今,布尔津喀纳斯机场、阿拉尔塔里木机场、塔什库尔干红其拉甫机场……越来越多“云上巴士”,让相隔千里的城市不再遥远。
图片
随着南航一架空客319飞机平稳降落在塔什库尔干红其拉甫机场,标志着新疆首座高高原机场完成实地验证试飞(2022年5月19日摄)。新华社发(王建摄)
穿越“三山”环绕“两盆”,天山南北交通立体提速,纵横成网。截至去年底,新疆公路总里程达22.79万公里,铁路营运里程达9525.6公里,民用运输机场25个……一个东联国内市场、西挽欧亚市场,商贸往来频繁,支撑国家向西开放的综合立体交通网加速成型,激活“黄金通道”,增强新疆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后劲。
图片
内联外引中释放“黄金效应”
盛夏时节,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交界的伊尔克什坦口岸,往来车辆川流不息。中国出产的新能源汽车通过这里运往海外市场,装载着煤炭的货运车辆从吉尔吉斯斯坦驶来。乘着中国(新疆)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东风,这个中国最西部的口岸日渐繁忙。
“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口岸公路基础设施改善和自贸试验区各项政策落实带来的成果。”新疆久久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智东说,随着进口成本的降低,企业将进一步扩大从周边国家进口煤炭的规模。
这是新疆对外开放口岸展现的生机与活力。如今,15个对外开放陆路口岸在祖国西部延绵的边境线上串珠成链,挽起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成为国家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
图片
南航工作人员在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装卸国际航班货物(2024年4月28日摄)。新华社发(车捷 摄)
新疆织密综合立体交通网,不仅畅通我向西开放大通道,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和聚集。
在塔里木盆地西南缘的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得益于跨河大桥和高速公路相继建成通车,2014年底,这片曾被称为“沙海孤岛”的地方全面融入新疆高速公路网,当地新摘下的甜瓜、西梅、杏李等水果当天或隔日即可从田间直达北京、上海居民的餐桌。
公路围着产业建,产业围着公路转。如今,便利的交通网络串联起南北疆城乡,对提升当地产业竞争力发挥重要作用。“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不仅让南疆农民获得了稳定的收入,也为乡村经济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麦盖提县五一林场场长苏应超说。
不单是农产品的“远行”,在新疆广袤的天地间,更多“新疆造”借助现代化交通网络的延伸跨越山海、走向世界。
冲压、焊接……位于新疆霍尔果斯的中金新能源摩托车产业园内一片忙碌景象。近期,首批300台“新疆造”的摩托车经霍尔果斯公路口岸出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市场。
霍尔果斯中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志友说,公司首批自主研发的摩托车顺利出口中亚市场,是公司国际化战略的重要里程碑,届时将会带动更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落户霍尔果斯。
图片
中欧班列在霍尔果斯铁路口岸进行集装箱吊装作业(2024年1月15日摄)。新华社发(摆风亮 摄)
“2011年首列中欧班列经阿拉山口铁路口岸出境以来,阿拉山口铁路口岸中欧班列通行数量保持连续13年增长,班列线路已覆盖国内27个省区市,通达俄罗斯、德国和波兰等国家。”阿拉山口站运转车间主任闫华鹏表示,运输的货物品类从起初的日用百货、矿石等,扩大至中国的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等200多种。
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正在新疆形成。数据显示,近两年,新疆进出口总额分别较上一年增长57%、45.9%;今年前四月,自贸试验区进出口总额385.03亿元,占新疆外贸总额的27.92%。
图片
开放创新中书写“丝路新篇”
龙门吊快速移动抓取、火车汽笛声不时响起……在乌鲁木齐国际陆港区,一列列中欧班列在装载完毕后,一路驰骋向西行。
图片
天山脚下繁忙的中欧班列(2016年11月29日摄)。新华社发(摆风亮 摄)
正如“陆港区”这一形象称谓,乌鲁木齐这座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城市,借助综合立体交通网将河港、海港“搬到”天山脚下,从亚欧大陆腹地挺进开放前沿。
去年10月,中方宣布支持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八项行动,其中包括构建“一带一路”立体互联互通网络,为新疆交通发展提供了新契机。
今年6月,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项目三国政府间协定签字仪式举行,起自新疆喀什的中吉乌铁路由设想成为现实,建成后将极大促进三国互联互通,带动地区经济社会实现更快发展。
处在新的历史起点,新疆正围绕构建“一带一路”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建设。
贯通南北疆的G0711线乌鲁木齐至尉犁高速公路、G219线昭苏至温宿公路项目和G30线连霍高速星星峡至哈密、哈密至吐峪沟段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加快实施;格库铁路扩能改造工程、准东将军庙至哈密淖毛湖铁路增建二线、罗布泊至若羌铁路等项目进展顺利;乌鲁木齐机场改扩建工程加快建设、伊宁机场迁建项目前期工作高效推进。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李学东表示,新疆将发挥好“东联西出”“西引东来”区位优势,积极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有效推动“通道经济”向“产业经济”的转变,打造内陆开放和沿边开放的高地。
图片
一列旅客列车奔驰在和若铁路线上(2022年6月5日摄)。新华社发(摆风亮 摄)
路网越织越密,新疆澎湃出新的发展势能。
立足资源禀赋,新疆正加快推进油气生产加工、煤炭煤电煤化工、绿色矿业、粮油、棉花和纺织服装、绿色有机果蔬、优质畜产品、新能源新材料“八大产业集群”建设,不断增添产业竞争力。
“新疆进出口总额从1000亿元到2000亿元,花了15年时间;从2000亿元到3000亿元,只用了一年时间。2024年有望再上新台阶,突破4000亿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陈伟俊表示,新疆自觉把自身区域性开放战略融入国家向西开放的总体布局,加快推进对内对外开放的步伐和力度。
“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如今,新疆正以踔厉奋发之姿,打造内陆开放和沿边开放高地,积极融入全球化进程,让亚欧黄金通道释放“黄金效应”,共同绘就“一带一路”新图景。
图片
文字记者:李自良、杨皓、蔡国栋、郝玉
视频记者:张啸诚
海报设计:姜子涵
编辑:郝亚琳、李民、郝玉、任正来、逯阳、冯筱晴、邱世杰
统筹:郜新鑫、李逾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