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启东:义务辅导学生14年 带出500多个农村娃

“祖国,我自豪你的坚强;祖国,我自豪你的光明……”7月6日,江苏省启东市南阳镇佐鹤村校外辅导站那间60多平方米的教室里,靠墙的书架上摆满了书,30张桌子摆成6排,40多名孩子跟着包仲贤老人认真朗读。
每逢周六,佐鹤村附近的孩子们总能在校外辅导站见到他们熟悉的包爷爷。
图片
包仲贤义务辅导学生
14年来,老人义务为佐鹤村和邻村留守儿童及外来务工子女进行课外辅导,带出了500多名学生,他也由此获得“江苏省优秀校外辅导员”“南通市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突出贡献个人”“启东好人”“启东市最美老干部”等称号。
心系留守儿童
近耄耋之年的包仲贤,是村里难得的“高材生”。他回忆道:“儿时因为个头小、力气弱,没能继承父辈的手艺,8岁那年被送去学堂,当时整个村子只有2个人上过学……”
包仲贤是读书的好材料,小学毕业后考入中学,此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师范。19岁那年,他被一所乡村小学选中,成为一名教师。从教期间,除了主教数学外,他还专业学习语文、政治、历史等其他学科,成了远近闻名的全科教师。
2007年,包仲贤从南阳镇永和小学退休后,仍放不下老本行,被南阳镇教管办返聘,继续从事数学教学。“虽说退休了,但我身体健康、精力旺盛,总不能整天在含饴弄孙中虚度年华,就算老了,也必须发挥余光余热啊!”
2010年初,村支书找到包仲贤,希望他担任村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村支书的一席话让包仲贤想到:村里的留守儿童们从小跟着祖辈生活,手机不离手,平常也不愿与人交谈。因缺乏有效监管,时常有孩童赌气离家……
“我能为这群孩子做些什么?”包仲贤想到了教书育人,他萌生了在家里开设辅导班的念头。为了不给家长增加经济负担,他决定不收费,开办公益课堂。
刚开班只有8个孩子,还是一家一家“动员”来的,他们把辅导班当成托育所,送孩子来只因“在这里待着有人管,也不收费”,但包仲贤还是很认真地利用寒暑假、周末,为孩子们开设写作、数学、思想品德等课程。一段时间后,家长们欣喜地发现,这8个孩子进步明显,“包仲贤工作室”的名气越来越大,连周边村子甚至是市区的家长,都要把自家小孩送来学习。
14年坚守不辍
佐鹤村党总支书记张伟威说,包仲贤有教育部门颁发的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如果利用节假日开办补习班,一年收入两三万元算是小菜一碟。但他却说服了家里人,转而在老家办起了免费辅导班。辅导不但免费,还要贴钱进去。
辅导班逐渐办出影响力,慕名而来的家长越来越多。张伟威介绍,2011年,村里专门腾出一间会议室,作为专用的校外辅导站,每年划拨专款1万余元,包仲贤也开始适应新的岗位和生活。
包仲贤每天观看名师教学视频,晚上在台灯下演算、比对,“我先学好,这是教好的基础。”只要时间允许,他不放过任何培训、观摩的机会。
翻开其中一本教案笔记,密密麻麻且端正的字迹里有学生签到表、教学难点、课堂反馈、易错题分析等,还有涉及诸多时事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学习笔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将教学内容经验做法记下来,以后遇到类似情况可以作为参考。”包仲贤说。
“教育,不光教学习,也要教做人。”相比课程辅导,佐鹤村校外辅导站更为关注的是农村学生的思政课,包仲贤为此还创办了“红扣子”校外工作室。今年考上浙江某高校研究生的倪端蔚,小学时父母曾慕名找到包仲贤把她送进了校外辅导站。在倪端蔚的记忆里,“思想政治是必修课”对她后来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起到了很大作用,“每每回想起来,就对包爷爷充满了感激。”
留住教学根与魂
教育是什么?在包仲贤心中,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
如果没有包仲贤,六年级的陈浩龙不会喜欢上经典诵读、剧本表演。毕竟,曾经的他连四大名著都说不上来。
“亲戚说,隔壁村有个包爷爷,教书的。”陈浩龙记得,2年前,奶奶带着小小的他登门拜访,从此他成为包仲贤的学生。“老师说我聪明,记性特别好。”
“包爷爷经常会用一些生活中的例子来给我们讲解题目。”陈浩龙说,“比如计算速度时,就会让我们想象出去玩时的心情。”
为了让孩子们能对学习产生兴趣,包仲贤根据他们的特征,琢磨出一套质朴却又活泼有趣的教法。对于孩子们来说,将学习与生活相融合,对知识点能掌握得更透、更易理解。
近两年,包仲贤还与时俱进地用起了微信。为了方便孩子们学习,每次下课后,包仲贤都会把学习内容、教学难点发到微信群,学生有疑问,他也会在群里第一时间回复。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14年过去了,参加辅导班的孩子累计超过了500人,其中近百人陆续考上了大学。在包仲贤的感染下,这里的辅导老师也从他1个人发展到12人,他们中有退休教师、医生、律师和村干部。
再过几个月,包仲贤就要迎来77岁生日。提起未来,他坚定地说:“我会坚持到教不动为止。”
清水河畔,书声悠扬。一位老人与一群农村孩童的故事,正在时代的律动中不断续写……(黄欣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