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屠嘉顺:“千亿级的万物互联”是5G下半场的愿景

图片
中兴通讯战略和生态首席专家屠嘉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孙文轩 陈维城)7月9日,2024新京报贝壳财经年会“科创湾区 新质未来”主题论坛在深圳举行。在圆桌论坛环节,谈及5G+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中兴通讯战略和生态首席专家屠嘉顺表示,“千亿级的万物互联”是5G下半场的愿景。在此背景下,RedCap(轻量化5G)和无源物联网技术值得关注。
在无源物联网中,终端无需外接能量源,采用获取电磁波环境能量的方式供能。屠嘉顺表示,采用无源物联网技术的5G终端成本将会极低(几毛钱),可以作为电子标签放在几乎任何物体上,这样可以跟踪整个商品从生产、到运输、到销售、到使用,再到最后被环保回收的过程,整个人类社会百亿级的人口,千亿级的万物互联,是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巨大前景和场景,给未来社会带来巨大收益。
5G和人工智能新兴产业以及其他未来产业相遇后,还有哪些可能?屠嘉顺说,5G上半场要提供大带宽,下半场不仅需要再提升10倍同样的能力,同时要提供足够便宜的终端,让社会上每一个物件都能经济绿色地接入物联网。在这个愿景下,可能只有5%-10%的高智能物体需要超大带宽、高可靠和低时延,但是也有90%大量低成本的遍布全球连接万物的物联网。“到那个时候,这个城市、这个国家、这个地球就全部数字化连接成一体,并在AI技术加持下具备智慧属性,这是新质生产力可以预见的未来愿景。”
“新质生产力可能不那么具象化,但它给相关产业带来的影响,一定会给国家甚至整个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变化。”屠嘉顺说。
大模型的发展也离不开通信网络和算力的支持,随着5.5G和6G通信技术的演进,可以解决当前哪些问题,从而更好地助力新质生产力的发展?
屠嘉顺解释说,4G时代信息技术领域有“云管端”的说法,云负责计算存储,网络负责连接,端负责终端。不过这种技术范式在5G阶段发生了重大变化,在5G时代,通过引入“Cloud Native”(云原生)技术,算网融合、云网融合成为现实。
他还提到,6G的一个典型特点是AI Native(原生智能),就是“自治网络”,可以“自我化”管理,从而适配一些典型应用,比如工业互联网,车联网、具身机器人等。网络技术、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将互相渗透融合贯通,因此未来的数字化场景将非常丰富多彩。
“新质生产力是总书记对全国甚至是全球提出的高远理想。在这背后,最核心、最重要的是自主科技创新,希望整个产业去努力,从而实现整个社会和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屠嘉顺说。
校对 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