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扎堆“学艺” 青年夜校点亮生活

    “以前下班接了孩子就回家,现在有了青年夜校,我的业余生活也丰富起来了!”6月27日,在南宁市青少年活动中心1号楼2层的舞蹈教室内,40岁的“宝妈”廖艳梅正大汗淋漓地跳着健身舞。教室外,她的一双儿女坐在长椅上玩手机,等待妈妈下课。
    随着青年夜校迅速“出圈”,“白天上班、晚上学艺”已逐渐成为青年的新生活方式,其中不乏“宝妈”“宝爸”。最近,南宁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南宁青年夜校负责人黄家玉在巡堂时发现一个新现象:以前都是孩子上兴趣班,家长在外面等待;现在是青年家长上课,孩子在门口等着。“这反映出家长们也开始注重自我提升了。”黄家玉说。
    廖艳梅的儿子和女儿正在南宁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学习街舞和中国舞,平时督促儿子练舞时,他总是畏难不肯练。“练舞有那么难吗?”廖艳梅索性报名了青年夜校的健身舞班,想自己也体验一下,通过实际行动和孩子相互促进、一起进步。
    由于上课的地方离家有点远,每次上课,廖艳梅接完孩子就带着他们直奔教室。一次课1.5小时左右,孩子们就坐在长椅上看妈妈在手机上为他们准备的学习视频。“以前都是我等他们,现在也要让他们体验一下,妈妈其实很不容易。”
    “等待的时候感觉有点无聊。”今年14岁的莫舟琳正独自坐在水彩插画班教室门口等妈妈下课。周末时,她也会在这里学习小提琴和水粉画,妈妈只要没事,都会等她下课。尝过等待的滋味后,她也开始慢慢体会到妈妈陪伴自己的不易。
    莫舟琳的妈妈周立霞今年42岁,是一名全职妈妈。上了水彩插画班后,她不仅多了一个兴趣爱好,跟女儿交流也更有共同话题了。她们会一起探讨绘画的技艺,“现在每天还会想着完成画画作业,感觉时间都不够用了”。
    “这里没有‘内卷’!大家都是凭兴趣学习,每次课都会很快乐!”43岁的“宝妈”刘苏娜笑着说。自从报名了青年夜校的舞蹈班后,她每周都充满期待,感觉自己更有活力了,枯燥单调的生活也变得丰富起来,“我每次下了班就直奔夜校,整个人也变得更积极乐观了”。
    听说妈妈要去上课,8岁的李熙涵一开始并不接受,因为这会占用妈妈陪她的时间。“妈妈也要有自己的时间,妈妈也要学习和进步。”妈妈吴婵耐心地向她解释。接连上了两三次课之后,李熙涵想法也产生了变化,她会说:“妈妈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你放心去上课吧!”
    近日,在青年夜校集中上课时间,记者来到南宁青少年活动中心观察发现,在教室外的长椅、操场上,不少孩子在等他们的家长下课,有的孩子在安静地刷手机,有的孩子则在操场上锻炼身体、追逐玩闹。
    记者采访了广西、广东、湖北等多家青年夜校的负责人及学员发现,这一现象并非个例。有些学生家长认为这是一个锻炼孩子独立能力的机会,但伴随着“陪学”的孩子越来越多,一些家长开始重视孩子的安全问题,新的需求随之出现。
    “如果能在晚上给孩子开设一些课程,跟大人的上课时间保持同步会更好。”吴婵期待未来能开设配套课程,让家长在上课的同时,孩子也能有自己的事情做。
    刘苏娜建议为等待家长的孩子开设儿童书房或阅读角,除了操场等露天场所外,给孩子们一个看书、做作业的地方,让家长更安心。
    为了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南宁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也正在探索青年夜校和少年儿童课程同时段开放,现在每个晚上都有一些青年和少儿同步的课程,涉及书法、美术、舞蹈、音乐等方面。“当然也有一些家长喜欢让孩子在操场上跑步、打球。我们的剧场里有开放演出,也欢迎孩子去看。”黄家玉说,针对家长提出的开放阅读角等文化空间的建议,未来也会考虑对“陪学”的孩子开放。
    为进一步增进亲子关系,南宁市青少年活动中心还针对年龄较小的孩子开设了亲子课堂,将书法、绘画、美术等学科融合起来,培养孩子的基本素养。在这个课堂中,家长可以跟孩子互动。“我们也是希望家长能够放下手机,和孩子一起学习进步。”黄家玉说。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吴欣宇 记者 谢洋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