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崩盘的海南酒店业,跌倒在暑期旺季之前

全文2255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海南酒店业在暑期旅游旺季前夕遭遇困境,协会发布倡议书称企业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面临内卷、客流下降、普遍亏损的艰难境地。

02由于消费退潮、东南亚国家海岛游性价比提升等原因,海南酒店业外地游客大幅减少。

03然而,海南酒店业同质化竞争严重,高星酒店千篇一律,中小酒店全靠低价,恶性竞争引发游客厌恶。

04目前,很多海南酒店同业已经陷入生存危机,有些竞争力弱的酒店甚至发不出员工工资。

05业内人士预测,如果暑期海南酒店业内卷继续加剧,价格继续下跌,部分酒店可能选择转做中长租。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眼看着暑期旅游旺季将至,海南酒店业却轰然跌倒了。
7月9日,一份由海南省酒店与餐饮行业协会、海南省烹饪协会和海南省酒店与餐饮行业工会联合会联名发布的倡议书在旅游业内引发轩然大波。
图片
图片
这份倡议书明确提出,自今年二季度以来,海南省酒店企业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能活下来的大部分酒店也正面临着极度内卷、客流下降、普遍亏损的艰难境地。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海南酒店业的道路将更加崎岖,市场的不确定性、消费力的下降、客户需求的波动等因素都将对当地酒店业带来巨大考验。
这份倡议书透露出两个关键信息:
其一,今年二季度以来海南酒店业出现行业性经营困境;
其二,未来三个月的暑期经营旺季或许也难以扭转局面;
内卷、亏损、缺客……作为行业风向标的海南酒店业到底怎么了?
劲旅君的朋友Y君在海南操盘两家中小型公寓酒店,当谈及海南今年上半年酒店业真实经营状况时,他只用四个字来形容:惨不忍睹。
Y君透露,其实不仅是今年二季度,从年初开始海南酒店业就出现明显颓势,只不过自端午节和五一小长假两个假期之后,这种颓败之势更加外显。
最近几个月,Y君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当地酒店入住率直线暴跌。整个上半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把毕生所学的招数都用尽了,才勉强让自己操盘的两家酒店入住率分别达到45%和52%。
Y君预测今年上半年海南酒店业平均入住率大概率维持在50%-60%之间,而且能够靠近60%入住率的还大多数是海南岛的头部知名高星度假酒店,绝大多数中小酒店的入住率都在50%以下。
三亚公开发布的数据大致印证了Y君的预测。5月三亚酒店平均入住率为48.52%,同比下降8.02个百分点。其中,豪华型及以上的酒店平均入住率达55.31%,高端酒店聚集的海棠湾及亚龙湾的酒店群平均入住率分别达50.35%和59.66%,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暴跌的入住率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酒店价格疯狂内卷,尤其是中小酒店们,低价厮杀已经到白热化阶段。
Y君操盘的两家酒店日常定价在200元/间夜上下,然而在周边同业疯狂降价倒逼下,短短两个月,迫使他操盘的两家酒店价格降幅分别达到35%和30%,目前已经到了100元/间夜出头。
问题是即便酒店价格都快降到地板价了,中小酒店入住率却不升反降,进一步加剧了价格混战。
海南高星度假酒店的价格是否要好一些呢?
并没有。
从“618大促”开始,海南几乎所有高星度假酒店都在疯狂降价甩卖,套餐价格一路下探,Y君私下统计对比发现,很多头部高星度假酒店的价格降幅甚至要比中小酒店还厉害,达到30%-50%。只不过,不同于中小酒店完全舍弃价格底线死保入住率的打法,高星度假酒店们不到万不得已,依然会选择通过牺牲入住率的代价来死扛价格的策略,毕竟价格与品牌调性直接挂钩,降得太猛得不偿失。
因此在海南,无论是中小酒店,还是高星度假酒店,大家都在苦苦煎熬。
为什么今年上半年海南酒店没人住了?
Y君对此一头雾水,不过他从入住自己操盘酒店客流中的确能够明显感觉到一个现象:来海南旅游的外地游客大幅减少了。
劲旅君在海南官方统计数据里查询到一些端倪。
图片
今年1-5月,海南整体接待游客量保持稳定上涨态势,但是从4月开始,海南接待游客量出现一个关键性变化:
过夜游客量同比持续下滑。
过夜意味着必须住宿,过夜游客才是海南酒店业的核心客群。而且在5月,尽管海南接待游客总人次保持同比增长,但客源结构悄然改变,不过夜的一日游客占比暴涨,过夜游客量占比持续萎缩。
对于海南过夜游客人次大幅减少的原因,业内众说纷纭,劲旅君采访多位海南酒店从业者后,总结起来大致有几个:
2023年报复性旅游浪潮之后,大众旅游消费热情迅速回归,今年不仅仅是海南酒店业,泛旅游行业都出现了消费退潮的情况。
大经济环境引发旅游消费降级与消费谨慎,大众开始捂紧钱包过日子,海南这种长线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自然率先被抛弃。
免签利好加持之下,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海岛游性价比进一步提升,更好的旅行服务和更低廉的价格使得海南不再成为国内大众首选的海岛度假目的地。
南方雷雨天气带来的影响,例如5月三亚累计有17天发布了雷雨、暴雨、雷电等恶劣天气预警,其中5天发布了较高级别的橙色或红色预警。
海南酒店业同质化竞争严重,高星酒店千篇一律,中小酒店全靠低价,泛行业性创新不足,恶性竞争引发游客厌恶。
Y君对此一声叹息,海南酒店业现状并非一朝一夕造成,如今想要改变难上加难。别的不说,每当游客量急剧减少之后,中小酒店面对“狼多肉少”的局面,从来都是只会低价抢客这一招,倒逼全行业疯狂内卷。
Y君向劲旅君透露,现在很多海南酒店同业都已经死撑到了最后的极限,有些竞争力弱的酒店早就发不出员工工资了,另有一些酒店干脆从5月开始就安排员工轮番无薪休假,大家现在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暑期旺季的到来,希望在这个黄金档期能够迎来一波实实在在的客流量,将海南酒店业从生死边缘拉回来。
然而,海南酒店行业协会组织的一纸倡议书无疑是让这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今年暑期旺季海南酒店业必将遭遇“巨大考验”。要知道,上一回酒店行业协会组织公开发布倡议信还是在疫情最严重的那几个月,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的海南酒店业面临的困境,已经不亚于当时了。
“已经有中小酒店在寻求转让了。”
Y君向劲旅君表示,肯定有海南酒店从业者熬不过这个暑期。
劲旅君好奇追问Y君,难道你不再想想办法自救吗?例如,在抖音上架超低价团购促销,哪怕价格低一点,至少也甩卖出去一些间夜,赚点现金流回来呢?
Y君摇头,现在自己操盘的两个酒店已经价格到底了,100元/间夜是自己的底线,低于这个价格,即便是在抖音上能够甩卖出去一批间夜,刨除平台佣金、达人营销费用等,基本上核销一个间夜就赔一个间夜,还不如不卖。
这大半年,Y君价格战打了、OTA营销做了、协议用户找了……但这些都是权宜之计,不足以解决根本性问题。
“如果暑期海南酒店业内卷继续加剧,迫使价格继续下跌,你又该如何应对?”
面对劲旅君的提问,Y君沉默半响后回复,如果酒店间夜价格跌破100元,自己就选择将两家酒店全部改造后转做中长租,这是一种休克疗法,也是自己最后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