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诗情,那些画意

图片
读古典文学,常常为那些微小的诗意与美丽的爱情感慨万千。
始终相信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写给妻子王氏的情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思恋这牵挂,也像绵绵秋雨,不一会就涨满了秋池。归心似箭,却将盈盈爱恋当作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去,为的是积聚更大的张力和冲劲。  
晚唐诗人韦庄五十九岁才考中进士,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向爱人求婚了:才闻及第心先喜,试说求婚泪便流。这是怎样的欣喜啊,不为做高官发大财,只为有底气娶到梦中伊人,刚向她开口,她的眼泪就刷刷刷下来了!  
宋朝“最花心”的词人张先,写起爱情词来相当动人。美人儿打从帘前走过,满面含笑问张先:“我的大帅哥,是我的容貌胜过花,还是花的容貌胜过我?”张先偏要逗她:“嗯,那花还是比你好看一点!”不想她伶牙俐齿来了一句:“花儿如果真强过我?那你说说,它能和你斗嘴取乐吗?”  
被称为“绝代散文家”的明朝张岱,人奇,才奇,文奇。吃绍兴破塘之笋,那笋白如雪,嫩如藕,甜如蔗,张岱竟然吃出“惭愧”之心;张岱写在天镜园读书,窗外是高大的槐树与成片的竹林,打开窗子,连书上的字都沾染了青碧之色;七月十五,张岱与友人游湖赏月,将船划到荷叶深处,酣睡于荷花之中,做一个惬意的清梦。  
清代诗人张船山其貌不扬,但有个好老婆死心塌地爱他,她写诗说“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爱一个男人是爱他骨子里的才华,就算是落魄到无钱付酒资的地步,她也爱,不光是爱,还拔了金钗为他付账,男人笔底的才气远胜过自己头上的珠光宝气。  
前朝旧世那个深夜,龚鼎孳与顾眉乘小船游西湖,月明星稀,温暖静寂,两人剥嫩菱,煮鸡头米,推杯换盏,慢吃慢饮,喝到天亮。“惟四山苍翠,时时滴入杯底,千百年西湖,今夕始独为吾有”,赏了那么多次西湖,只有这个晚上和最爱的人相伴,才算真正拥有了西湖的旖旎。
读诗词,读文史,读人物,有时真像坐一只船,在青山碧水中徜徉,享受山水的盛宴,忍不住要与读者分享,所以,忍不住,把这些美丽的细节写出来。
(陈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长篇小说《暗夜莲心》《清兮浊兮》,散文集《诗意的错觉》《公然走私的爱情》《最红颜》“中国情怀系列”等,湖北省作家协会第二届长篇小说签约作家,获第五届叶圣陶文学奖。)
来源:仙桃网(作者:陈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