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0℃船舱里“出诊”,宁波渔船“体检官”奔走在滚烫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