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峰会宣言:乌克兰“不可逆转的道路”与特朗普的“阴影”

全文4322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北约峰会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宣言称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并在盟国同意且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发出邀请。

02与此同时,美国将乌克兰军事援助的主要控制权从美国转移至北约,以确保援乌进程不受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的影响。

03然而,特朗普在峰会期间并未现身,但其影响始终存在,北约峰会成果文件表明,西方不支持和平。

04与此同时,欧洲多国政府被曝已安排本国代表和与特朗普有关的人士会面,以应对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的影响。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当地时间7月10日,北约华盛顿峰会发表宣言,称北约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在“不可逆转的道路上全面融入欧洲-大西洋安全体系,包括加入北约”。宣言中还称,北约将“在盟国同意并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向乌克兰发出加入北约的邀请”。
图片
当地时间2024年7月10日,北约峰会持续在华盛顿特区举行。视觉中国 图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与会各方最近几周对这一措辞进行了“激烈的磋商”,美国总统拜登最初反对使用“不可逆转”一词。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1日表示,北约峰会成果文件表明,西方不支持和平。佩斯科夫还称,北约再次明确了其本质,是一个在对抗时代为维持对抗而创建的联盟,正在加剧欧洲大陆的紧张局势。
就在北约峰会召开前夕,乌克兰多地遭到俄军袭击。乌安全局8日发布消息称,俄军使用Kh-101巡航导弹袭击了基辅“奥赫玛季特”儿童医院,并公布了武器发动机碎片的图片,但这一指责随后遭到俄方多次否认。
与此同时,尽管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并未出现在北约峰会现场,但其影响始终存在。在强调乌克兰加入北约“不可逆转的道路”之外,北约还决定将对乌克兰军事援助的主要控制权从美国转移至北约。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决定旨在保证援乌进程不受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的影响。
在北约峰会期间,欧洲多国政府被曝已安排本国代表和与特朗普有关的人士会面。另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预计将在北约峰会结束后前往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会面。近期,欧尔班刚刚在匈牙利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接连访问乌克兰、俄罗斯及中国。
“不可逆转”的道路
北约成员国在10日发表的宣言中指出,“乌克兰的未来在北约”,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在不可逆转的道路上全面融入欧洲-大西洋安全体系”,重申将在“盟国同意、乌克兰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向乌克兰发出“入约”邀请,同时宣布了一系列最新援乌举措。
除9日宣布的对乌最新防空系统援助外,北约各国计划在明年内向乌克兰提供至少400亿欧元(约合3153.76亿人民币)的军事援助资金。此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寻求对乌克兰进行为期五年、价值1000亿欧元的长期军事援助计划。
此外,北约还宣布建立北约乌克兰安全援助和培训机制(NSATU),以协调北约盟国和其合作伙伴为乌克兰提供军事装备和培训。宣言称,这一机制的目的是将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建立在更为持久的基础上,确保更强有力的、可预测的和协调一致的支持。NSATU将支持乌国防和安全部队转型,使其能够进一步融入北约。此外,北约还将向乌派驻任命一名高级代表,推动建立北约-乌克兰联合分析、培训和教育中心,以提升北约与乌克兰的互操作性。
与此同时,美国、荷兰和丹麦还宣布,北约提供的首批F-16战斗机将于今夏交付乌克兰。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6个国家正在对乌克兰飞行员进行驾驶F-16战斗机的培训,但官方尚未公布确切的人数或所有训练地点。
刚刚自美军培训基地返回的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阿尔文日前透露,在12名乌克兰飞行员中,7人已于5月完成训练,其余5人预计将于8月完成训练。但阿尔文表示,乌克兰F-16战机项目的价值更多着眼于未来,“我不知道说它现在就能改变战场上的游戏规则是否现实”。
此外,美国及德国10日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将于2026年开始分阶段在德国部署远程火力,包括SM-6导弹、“战斧”导弹以及高超音速武器。
美国军备控制协会负责人达里尔·金博尔(Daryl Kimball)认为,这一声明值得注意。此前的《中导条约》禁止从欧洲陆地发射其中一些导弹,因为这些常规导弹可能被改装成具有核能力的导弹,而在欧洲大陆使用这些导弹将意味着潜在目标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金博尔说,尽管部署这些导弹可能是为了安抚盟国,但俄罗斯可能会通过部署自己的常规武器或核武器来作出回应。
俄罗斯驻美大使安东诺夫对美德两国声明回应称,美国正在增加导弹军备竞赛的风险。“他们忘记了,在俄罗斯与北约紧张局势危险升级的背景下,对抗的死结可能会成为无节制升级的引爆器。”
对于北约此次向乌克兰提供的整体性援助,斯托尔滕贝格称:“我们这样做不是因为我们想延长战争。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想尽快结束战争。”他还强调,乌克兰不会立刻加入北约,但这必须在战争结束后发生,以确保俄罗斯永远不会再次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
图片
当地时间2024年7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夫妇为前来参加北约峰会的宾客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并且举行了正式晚宴,众人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南门廊进行大合影。视觉中国 图
引发争论的措辞
在一年前的北约峰会上,乌克兰没有得到加入北约谈判的明确时间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毫不掩饰失望及愤怒,曾公开指责西方“荒谬”、“软弱”。而对于一年后北约在华盛顿取得的成果,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评论称,此次由所有32个北约国家签署的峰会宣言已经以“最强烈的措辞”表达了该组织最终将乌克兰纳入其成员行列的意图。
但《华盛顿邮报》10日报道称,虽然各国领导人随时准备为乌克兰提供自卫手段,但他们并没有说乌克兰应该战胜俄罗斯。事实上,他们在声明中表达了这样的态度:北约不寻求对抗,也不对俄罗斯构成威胁。北约仍然愿意与莫斯科保持沟通渠道,以降低风险,防止事态升级。
此前,《华盛顿邮报》曾在9日的报道中披露,在峰会即将开始之际,官员们仍在争分夺秒地敲定峰会宣言。一些官员透露,为乌克兰加入北约提供一条“不可逆转”道路的措辞是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叶尔马克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达成的协议的结果。也有一些人承认,这个词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
另有美国官员透露,拜登在这一问题上比他的许多高级助手更有抵触情绪,他最初拒绝在宣言中加入不可逆转这一措辞,并不止一次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上宣称,乌克兰加入北约之前在打击腐败领域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上个月与斯托尔滕贝格见面时,拜登据称仍然认为更为谨慎的“通往北约桥梁”的措辞已经足够。沙利文随后争取到了总统的支持,条件是在宣言中加入乌克兰需在反腐等问题上取得“广泛进展”。即便如此,拜登也仅同意表示乌克兰通往“欧洲-大西洋一体化”的道路是不可逆转的。
据知情官员透露,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最后时刻做了一番工作,说服拜登使用更强硬措辞,在“不可逆转”的清单中增加了“加入北约”这一事项,并确保各盟国同意这一计划。这些官员说,关于措辞的讨论表明,拜登担心在乌克兰准备就绪之前就接纳其加入北约可能最终会给解决腐败问题带来挑战。
北约外交官称,拜登的立场得到了德国以及一些南欧和西欧成员国的支持,但也引起了一些国家、尤其是法国和部分东欧国家的不满,认为这种条件有可能传达出一种信息,即北约更希望乌克兰不加入北约。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恰拉梅拉(Eric Ciaramella)则分析称,即使乌克兰明天就能解决所有腐败问题,现在邀请该国加入北约也会面临更根本的挑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向一个与俄罗斯交战的国家提供安全保障。在战争结束之前,我们无法阐明(这种保证)的条件,而这样说只会刺激俄罗斯继续战争。”
“房间里的大象”
在北约领导人齐聚华盛顿的同时,曾表示能够在24小时内结束俄乌冲突、一向对援乌及北约持怀疑态度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并未现身,但其“阴影”却笼罩在会场上空。
此前,拜登在与特朗普的首场辩论之中表现堪称“灾难”,民主党内部呼吁拜登“让位”的呼声也日益增加。尽管美国国会已于去年通过法案,规定退出北约需获参议院三分之二的投票,希望以此防止美国总统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单方面“退群”,北约也已宣布将对乌援助的主要控制权自美国转移至北约手中,但美国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仍然引发多方担忧。
泽连斯基9日在里根研究所(Reagan Institute)发表演讲时谨慎地没有对美国大选发表直接评论,但他敦促拜登允许乌克兰使用美国提供的远程武器打击俄境内目标,而“不要等到11月”。当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问及泽连斯基对美国大选的关注程度时,泽连斯基回答说:“我想有时比你更密切。”
路透社曾在6月披露,特朗普对一项结束战争的计划给出“积极回应”,计划内容包括告知乌方只有在开启和谈进程后才能获得更多美国武器,同时警告俄方任何拒绝谈判的行为都将导致美国增加对乌支持。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则在7月的报道中称,特朗普还考虑一项旨在迅速解决俄乌冲突的协议,与俄方就哪些国家可以加入北约、俄可以保留多少乌领土进行谈判。
另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欧尔班预计将在北约峰会结束后前往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会面。欧尔班近期接连访问乌克兰、俄罗斯及中国。知情人士称,特朗普并没有要求欧尔班为俄乌达成某种和平协议奠定基础,这次访问将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几天进行,更像是一次非正式的聚会。
对于特朗普的担忧不仅仅存在于正处战火之下的乌克兰,也存在于北约内部。但斯托尔滕贝格试图淡化这种担忧,称特朗普此前的批评主要针对北约盟国“投资不足”,但如今“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他曾在6月表示,32个北约成员国中今年有23个国家军费开支“达标”,除美国之外的北约成员国今年防务开支增加了18%。
然而,特朗普本人在7月10日接受采访时重申了他一贯的观点,表示自己不会让美国退出北约,但希望成员国支付更多费用。“我只希望他们支付账单。我们在保护欧洲,他们占了我们很大的便宜。”
特朗普欲对北约“重新定位”?
Politico 7月2日的报道披露,作为美国继续参与北约活动的回报,特朗普不仅希望欧洲国家大幅增加对北约的支出,还希望对北约进行“彻底的重新定位”。
“他们所设想的转变将涉及大幅、实质性地缩减美国的安全角色——退居幕后,而不再是欧洲战斗力的主要提供者,只在危机时刻提供支持。”熟悉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圈内部想法的美国国防专家丹·考德威尔(Dan Caldwell)这样说道。他说,美国已“别无选择”,并且提到了“美国不断上升的债务、疲软的征兵工作以及跟不上俄罗斯和中国挑战的国防工业基础”。
一些知情官员透露,如特朗普重返白宫,美国将通过维持其在德国、英国和土耳其的空军、海军及军事基地来保持其在欧洲的核保护伞。与此同时,大部分步兵、装甲、后勤和炮兵将从美国手中转移到欧洲手中。此外,尚未达到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目标的成员国“将无法享受美国的国防援助和安全保障”。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对北约的新态度可能带来的最大问题是,欧洲国家显然没有准备好在短期内担起肩上陡然增加的责任。但欧洲可能别无选择,因为特朗普此次有更多“筹码”——美国仍在向乌提供大部分军事援助,而欧洲的经济实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弱,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对美国能源供应的依赖程度也前所未有的高。
在北约峰会上,当被问及欧洲领导人是否在闭门谈论特朗普时,挪威首相斯特勒说:“如果我说没有,你们肯定不会相信。”
事实上,各方早已开始为特朗普重返白宫的可能做起了准备。路透社报道称,近几个月来,外国外交官一直在定期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官员进行会面。
英国《金融时报》10日报道称,欧洲多国政府、尤其是东欧和北欧国家政府在北约峰会期间已安排与特朗普有关的人士会面,其中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参谋长凯洛格(Keith Kellogg)和前国务卿蓬佩奥。凯洛格还称,“我们已经与各国总理、国家安全顾问、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和大使举行了一系列会议”。
凯洛格6月曾表示,自去年11月至今,他已收到165份外国官员要求进行情况介绍的请求并批准了其中的100份。但他同时指出,自己不以官方身份为特朗普或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
一名欧洲外交官向Politico表示,各国政府已经意识到,现在很难评估欧洲是否能够做足够的事情来“真正安抚特朗普”,因为“我们发现很难预测他会做什么或不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