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飞海拉尔单程直降千元,暑期部分旅游目的地机票价格走低

全文1289字,阅读约需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暑期部分旅游目的地机票价格走低,如北京直飞海拉尔单程机票直降1000元,上海直飞吐鲁番的单程票下降400元。

02今年暑期,国内航司集中增班国内和国际航线,同时关注飞机日利用率、客座率等效率指标,对价格把握更灵活。

037月11日—8月31日,国内航线机票平均价格(不含税)约1012元,同比去年下降约8%;出入境航线机票平均价格同比去年下降约6%。

04然而,并非所有航班机票价格都在下降,如北京—首尔直飞机票价格有小幅上涨。

05业内人士认为,机票价格波动与民航运力供应上涨和航司定价策略调整有关。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暑运开启已有10天,部分热门目的地机票价格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7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北京直飞海拉尔的单程机票相比于半个月前直降1000元,上海直飞吐鲁番的单程票于2日内下降400元。机票降价的背后是民航运力供应的上涨和航司定价策略的调整。今年暑期,国内航司集中增班国内和国际航线;同时,从收益角度看,航司更关注飞机日利用率、客座率等效率指标,对价格的把握会更灵活。
图片
国内航线机票均价同比下降约8%
 “时隔半个月,海拉尔机票居然降价这么多?”7月11日,在北京工作的王晓依趁休息时间点开购票平台查看机票时,发出如此感慨。
6月中下旬,王晓依计划暑期从北京飞往海拉尔游玩,但在看到6月24日北京—海拉尔海南航空(实际承运为大新华航空)经济舱单程机票要1500—1800元时,她果断放弃海拉尔,转而计划自驾前往乌兰布统。“单程机票接近1800元有点超出我的预算了。”
但7月11日,王晓依看到,相同航班在同为周一的7月15日,仅标价620元,比6月24日的1630元降低了1000元。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消费者吐槽,7月3日购买了7月18日上海—吐鲁番的直飞单程机票,而7月5日该航班票价直降400元。
部分国际航班票价也出现小幅下降。消费者何丽表示,其6月中旬购买的北京—大阪国航往返机票为6000元左右,而目前该航线价格为5000元左右。
航旅纵横大数据显示,7月11日—8月31日,国内航线机票平均价格(不含税)约1012元,同比去年下降约8%;出入境航线机票平均价格同比去年下降约6%。
然而,并非所有航班机票价格都在下降。以北京—首尔直飞机票为例,6月28日去程的机票为636元,而同为周五的7月12日、19日去程最低票价分别为1109元、759元,有小幅上涨。何丽也表示,她在购票平台看到,8月北京—大阪的票价又开始回升,整体呈现波动状态。
图片
运力增加与航司定价的策略
有民航业内人士认为,机票价格波动与多种因素有关。
在运力方面,今年暑运民航运力进一步提升。航班管家数据显示,2024年暑运期间,预计执行客运航班总量99.4万架次,日均达1.6万架次,同比增长4.1%,与2019年相比增长6.1%。
运力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机票价格。航旅纵横行业发展总监赵楠表示,今年暑运预计旅客出境游需求旺盛,特别是多家航空公司已增加热门航线的运力投放,以满足旅客的出行需求。随着国际航线和航班数量的增加,部分航线的座位供应更为充裕,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机票价格也会相应有所回落。
在国内机票价格方面,上述民航业内人士表示,降价一方面受到高铁对民航的分流影响,随着高铁网络的持续优化,民航在中短途运输的竞争劣势越发明显,这一现象已经从去年持续至今年;另一方面,降价还与航司追寻量价均衡的策略有关。
此前,在2023年中秋国庆假期,由于航空公司对民航市场抱有较高预期,运力投放和机票定价过高,在高铁增班的情况下,机票价格在假期前大幅下跌。该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暑期,民航运力和预计旅客量同比2019年仍在增长,但航司在定价和运力投放上更为谨慎,转而以适当的低价刺激部分价格敏感型旅客购买,进而提高客座率水平。
北京商报记者在航旅纵横App上看到,目前仍有部分暑期低价机票在售,如7月23日北京—二连浩特直飞机票售价230元起、7月27日北京—长春390元起等。对于部分想“捡漏”出行、说走就走的客群来说,仍可通过购买特价机票减少暑期出行成本。
图片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牛清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