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季盈利50亿之后,百利天恒又将冲刺港股,“科创板首富”还是缺钱?

全文2270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百利天恒正式提交港交所上市申请书,拟赴港上市,联席保荐人为高盛、J.P.Morgan、中信证券。

02创始人朱义曾是“科创板首富”,公司股价一度创出每股215.71元的高点,总市值最高逼近800亿元。

03由于研发投入高,百利天恒多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24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50.05亿元,扭亏为盈。

042023年12月,百利天恒将自主研发产品“BL-B01D1”的部分商业化权益授予百时美施贵宝,总交易额高达84亿美元,创造了中国创新药出海的新纪录。

05此次港股上市融资将用于中国内地以外地区的生物药物研发活动、建立全球供应链等。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蓝鲸新闻7月11日讯(记者 邵雨婷)
7月10日晚,据港交所,百利天恒(688506.SH)正式提交港交所上市申请书,拟赴港上市,联席保荐人为高盛、J.P.Morgan、中信证券
2023年初,百利天恒登陆科创板,上市之后,公司股价持续上涨,一度创出每股215.71元的高点,较发行价飙升近8倍,创始人朱义一度每股成为“科创板首富”,以417亿元的身价登上2024新财富500创富榜。如今上市刚满一年却又传出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百利天恒缺钱了吗?
创始人成“科创板首富”,二股东套现6亿元
朱义出生于1963年,曾任职于华西医科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研室。1996年,其创立了百利天恒的前身,主营化药、中成药业务。
“世界上只有两种药,仿制药和创新药。”2010年,带着这样的想法,朱义不惜倾尽所有利润,投入到创新药的研发之中,主要的研究方向为ADC、双抗/多抗。
2014年,朱义在西雅图成立Systimmune公司,在此搭建起了包括单克隆抗体、双特异性抗体、多特异性抗体、ADC和融合蛋白在内的技术平台。
随着公司研发的药物进入临床阶段,研发投入的迅速飙升,让朱义感受到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为解决资金难题,朱义带着百利天恒赴科创板融资。“得益于在科创板上市打开募资通道,我们才能在2023年进行高强度的研发投入”,朱义在接受采访时称。
2023年1月,百利天恒在科创板上市,募资总额为9.88亿元,上市首日,公司股价涨29.76%,报收32.05元/股。此后,公司股价持续上涨,一度创出215.71元的高点,较发行价飙升近8倍,总市值最高逼近800亿元,超过了智飞生物科伦药业等知名医药企业。
现年61岁的创始人朱义以417亿元的身价登上2024新财富500创富榜,曾为“科创板首富”。招股书显示,朱义是百利天恒控股股东,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直接持有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约74.34%。
百利天恒上市初期,公司流通股仅有3306.33万股。流通盘规模较小,绝大多数持股掌握在基金等机构手中。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基金持股2054.56万股、券商持股360.75万股,二者持股比例为73%。
今年1月,随着首发股东持股与首发战略配售部分的5557.79万股解禁,公司流通股增加至9045.1万股,解禁的股份主要集中在公司第二、第三大股东手中。
解禁后,百利天恒的第二大、第三大股东先后减持套现。第二大股东奥博资本于年初解禁3404.7万股,3月便以每股109.25元的价格将所持552万股进行了股份转让,套现资金超6亿元;第三大股东广州德福二期股权投资基金也在一季度减持了401万股。
截至7月11日收盘,百利天恒报收161.98元/股,总市值为649.54亿元。
打破创新药出海新纪录,业绩扭亏为盈
目前,百利天恒销售超100种规格的29种获批药品,以化学仿制药和中成药为主,产品线覆盖麻醉、肠外营养、抗感染及儿科领域等。
尽管百利天恒已有产品实现商业化落地,但创新药行业研发投入高,且部分产品已纳入国家集采,降价趋势显著,上市募得的近10亿元资金也稍显不足。
2021年至2023年,百利天恒研发开支分别高达2.79亿元、3.75亿元、7.46亿元。而2023年,公司麻醉类、肠外营养、抗感染类药品营收较同比分别下降33.36%、35.24%、47.16%。
因此,多年来,百利天恒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综合招股书及往期财报,2019年至2023年,百利天恒的收入分别为12.07亿元、10.13亿元、7.97亿元、7.033亿、5.619亿;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812万元、-2504万元、-1.54亿元、-3.366亿元和-8.127亿元。
而2024年一季度,百利天恒录得营收54.62亿元,同比增长4325%;录得净利润50.05亿元,同比增长3100%,此外,现金流量净额从2023年底的-6.15亿元增长至53.79亿元。
亏损多年一朝盈利,这主要源于公司去年年底的一笔巨额交易。
2023年12月,百利天恒将自主研发产品“BL-B01D1”的部分商业化权益授予百时美施贵宝(BMS),总交易额高达84亿美元,创造了中国创新药出海的新纪录。
今年3月7日,百利天恒收到BMS支付的8亿美元首付款。这笔首付款的到来,缓解了百利天恒的盈利困境。今年一季度,公司得以实现净利润50.05亿元,结束了多年的亏损,扭亏为盈。年初时,公司账面现金仅有4.03亿元,截至2024年4月,公司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至58.70亿元,资产负债率也由2023年末的89.34%下降至24.97%。
2014年,百利天恒在美国西雅图创建了SystImmune公司,开始研发“BL-B01D1”,这是全球首创也是唯一进入临床阶段的靶向EGFR×HER3的双抗ADC,能够广泛地靶向多种实体肿瘤,从而增强肿瘤杀伤活性、减少靶毒性。2021年11月,“BL-B01D1”开始开展首次人体I期临床研究,覆盖10余个瘤种。
不过,5月14日,百利天恒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百利天恒方称,公司收到监管工作函的原因是投资者质疑公司与百时美施贵宝相关交易的真实性。
与此前创新药企与海外药企授权合作的方式不同,根据协议,百利天恒将与BMS将共同分担“BL-B01D1”全球开发费用,以及在美国市场的利润和亏损。
也就是说,未来几年百利天恒依然需要维持高额研发费用,且需要为商业化结果负责,而随着多项后续临床的开展,预计研发投入仍将快速增长。所以尽管手握近60亿元现金,百利天恒未来仍要面对不小的资金压力,需要拓宽融资渠道。
百利天恒也在招股书中坦言,BMS协议下的许可费收入贡献了公司大部分收入,若公司或BMS未能在预期的时间范围内实现开发,可能会无法获得特许权使用费或赚取利润。
此次IPO递表前,7月8日晚,百利天恒发布公告称,“BL-B01D1”的I期临床研究成果将于近日发表于全球顶级学术期刊《柳叶刀·肿瘤学》,似是在为上市打一针强心剂。
百利天恒在招股书表示,此次港股上市融资将用于中国内地以外地区的生物药物的研发活动;建立全球供应链,主要中国内地以外的候选生物药物建设或收购新生产设施的资金;中国内地以外的业务的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